i_c29a4edadf0e5959 (16 page)

BOOK: i_c29a4edadf0e5959
9.29Mb size Format: txt, pdf, ePub
ads

 

柔和而温暖,轻轻地拉起了我的手。

然后,主管公布了那个所谓的神秘礼物。他一说出来我就汗了,那神秘礼物竟然是这里的某个明星

 

陪练员的拥抱。本来我有点不以为然,然而周围的人一听到那谁谁谁的拥抱,立即传来一片女人的尖叫

 

声。

咳咳,看来那明星陪练员挺有群众基础的嘛。

我东张西望地,发现一个长得很妖娆的人向我走来。呃,没错,是妖娆,所谓男生女相,说的就是

 

他。这人我刚才见过,我打球的时候,他一直若有若无地朝我这边看,估计是在评价我的技术。所以我

 

有点印象。

他朝我走近,我倒退一步,摇摇头说道:“不、不用了吧?”

他却笑了笑,笑声蛮好听。然后他不由分说地朝我伸开双臂……

关键时刻,钟原把我往身后一拉,挡在了我的面前。那个美人陪练员由于惯性,直直地扑进了钟原

 

的怀里。

两大美男就这样抱上了。

周围的尖叫声比刚才更疯狂了,果然YY两个帅哥比YY一个帅哥更让人振奋吗……

我看着眼前这俩错愕的美男,点了点头,心想,我家钟原还是有攻的气质的。

正胡思乱想着,钟原已经推开了对方。他转身敲了敲我的头,脸色有点尴尬,“木头,想什么呢?

 


我没反应过来,脱口而出地答道:“你是攻。”

然后我就看到钟原的脸更黑了。

这时,那个妖娆的美男走过来,问我:“小妹妹,有没有兴趣来我们这里做兼职陪练?”

钟原重新拉起我的手,淡淡地扫了他一眼,十分有气场地帮我拒绝他:“她是我的私人陪练。”

汗,我都快忘了自己的这个身份了。

钟原拉着我开了一个球桌,他举着球杆,说道:“木头,我们赌一局。”

我挠挠头,问道:“呃,怎么赌?”

钟原:“我赢了,我亲你一下,你赢了,你亲我。”

五分钟后,我把钟原搞定了。

钟原笑着弯下腰,把嘴唇凑到我面前,“亲吧。”

我才突然发现不对劲,好像不管是赢是输,都是他占我便宜?

呃,也不能那么想,我自己不是也挺喜欢那种感觉的吗……惭愧惭愧,不过我还是有点不好意思,

 

长这么大没有主动亲过别人,更别说一个男性。

我别扭地推了一下钟原,找借口,“这里人多,算了吧。”

钟原不肯罢休,拉着我去开了间KTV的包房。他一走进包房,就靠在沙发上笑眯眯地看着我,一副

 

“大爷你来蹂躏我吧不要因为我是娇花而怜惜我”的表情。他用食指摩挲着自己的嘴唇,笑得风情万种

 

而又蛊惑人心,“木头,来。”

我感觉自己的血液直往头上涌,一时间脑子一热,趴在他怀里,抬起他的下巴在他的嘴唇上亲了一

 

下。我比较没经验,所以亲得有点仓促,很快就重新抬起头,看着他。

钟原目光沉沉地看着我,“不够。”

我像是被摄了魂魄一般,凑过去重新含住了他的嘴唇,这一含之下就舍不得放下来了。我学着他的

 

样子,伸出舌尖舔着他的嘴唇,舌尖上的触感软软的,而且弹性十足……很舒服。我着了迷,更舍不得

 

放开他了,闭上眼睛仔细吮吸着他的唇。我发现如果仔细品尝的话,他的唇齿间有一种极淡的薄荷的香

 

气,这东西虽然是清神醒脑的,然而此时却让我更加地意乱情迷了,勾着他的脖子重重地吸着舔着,间

 

或用牙齿轻轻地摩擦啮咬,唇上的感觉弄得我心旌荡漾的,骨头里又仿佛开始往外冒七彩的泡泡。

突然,钟原紧紧地拥住我,张开嘴来吸住了我的舌头,激烈地和我纠缠着。我被他突然而来的动作

 

弄得四肢发软,无力地挂在他身上。他又把我推倒在沙发上,身体覆盖上来,全身的重量都压在了我的

 

身上,唇舌上的动作更重,我几乎失去了知觉,只一味地跟随着他的引导,在甜蜜的海里浮浮沉沉。

良久,钟原终于放开我,附在我的耳边粗重地喘息,灼热的呼吸喷在我的皮肤上,拉回了我的神志

 

。钟原拥住我,幽怨地说道:“木头,你什么时候能把身体交给我?”

我尴尬地推开他,“唱、唱歌……”

钟原倒也没有再纠缠,只坐在一旁目光闪闪地看着我,时不时地舔舔嘴唇,那样子,像足了一只几

 

天没有猎食的黑豹。

我不敢看他,胆战心惊地抓起话筒,总觉得自己像是被那只豹子盯了许久的食物。

过了一会儿,服务生进来,说是有人送了我们一瓶红酒。我不明所以,问他是谁,结果服务生答道

 

:“那位先生说您知道他是谁,还让我转告您,说您球技不错,希望能交个朋友。”

钟原一听这话,眯了眯眼睛,冷飕飕地说道:“就这档次的酒,他也好意思送?给我来支CAYMUS的

 

干白。”

服务生唯唯诺诺地出去了。

我侧着头看钟原,笑道:“吃醋了?”钟原此人虽然有几个钱,但并不是那种喜欢跟人比吃穿的,

 

现在这么反常,必有隐情。

钟原把我扯进怀里,不满地说道:“笨蛋,以后少招惹别的男人。”

我委屈:“我没有,何况他也没把我怎么样。”不过是说交个朋友而已。

钟原顺手把被他鄙视了的那瓶红酒丢进脚下的垃圾桶,拍了拍我的肩膀,说道:“我是男人,所以

 

我了解男人的想法。你的吸引力,你自己体会不到。”

好吧,他这算是在夸我吧?我在他怀里蹭了蹭,瞬间原谅了他刚才的浪费行为。

服务生很快又送来了那瓶什么什么的干白,这次他对钟原的态度恭敬了许多,由此也可见那瓶酒肯

 

定很烧钱。

于是我们一边喝着小酒一边唱歌。我给钟原唱了一首生日歌,这歌唱得很欢乐。钟原握着酒杯,淡

 

淡地笑着,眉角很柔和。我发现这厮如果正儿八经地笑,总是能产生一种温暖人心的效果。

唱完歌,我抓起酒杯,跟钟原碰了碰,然后豪迈地一饮而尽。虽然我不怎么喜欢喝酒,可是一想到

 

我多喝一口酒就是少浪费一点钱,我就干劲十足。钟原今天心情好,也没拦着我。

过了一会儿,我晕得连酒杯都拿不起来了,只能躺在沙发上,斜着眼睛看着钟原,傻笑。

钟原此时正唱着歌,他深深地看着我,仿佛歌词长在我的脸上。这厮唱歌算不上好,但是胜在有一

 

副好嗓子,不管唱什么歌,总在歌声中带上了一种独特的魔力,让人不自觉地走进他的歌声之中。

我就在这样的歌声中,缓缓地闭上了眼睛。

嘴唇上有柔软的触感,不知道那是不是我的错觉。

模模糊糊地睁开眼睛,头有点晕。

房间是陌生的,我转着眼珠打量了一下,然后在我的身旁发现了钟原。这厮正搂着我,目光灼灼地

 

盯着我看,一条腿还搭在了我的腰上。他的衬衫皱皱的,衬衫最上方的两个扣子开着,露出了脖子和锁

 

骨。

也就是说,我们两个睡在同一张床上,盖着同一条被子?

呃……

一秒,两秒,三秒……

半分钟后,我那沉重的大脑,终于明白过来这意味着什么。

我心里一沉,慌张地问他:“我我我我……你你你……我们……?”

钟原淡淡地笑了笑,轻描淡写地说道:“昨天你喝醉了,把我给强了。”

我的脑袋里突然响起一股炸雷,轰隆隆,轰隆隆……

我的心脏突突突地跳个不停,脑子里全乱了,可想而知我当时的脸色有多难看。

“不过我宁死不屈。”钟原说着,搂得我更紧了。

我长长地呼出一口气,僵硬的身体放松了下来。

“那么现在,”钟原抬起手指覆着我的脸颊,轻轻地摩挲着,挑眉看着我,眼神很炽热,笑容很蛊

 

惑,“现在,我可以邀请你把我强了吗?”

 

订婚

钟原:“现在,可以邀请你把我强了吗?”

 

:“……”

 

钟原不等话,突然俯下身吻上我的嘴,叼着我的嘴唇轻轻地辗转厮磨着,然后这个吻蔓延到耳后,接着一路向下,在我的脖颈间盘旋。

 

我被钟原弄得脸发热,不过还多少有些理智,于是吃力地推他,“禁、禁止婚前性行为……”

 

钟原只得悻悻地抬起头,他只手撑在的身侧,另只手撩起我额前的头发,在我的额头上重重地亲下,然后幽怨地看着我,道:“那我们什么时候结婚?”

 

我眨眨眼睛,不知道要怎么回答个问题,实话个问题还真没想过。在钟原逼问的眼神下,犹豫会儿,迟疑地答道:“这个……怎么也得等毕业之后吧?”

 

“好,毕业之后就结婚,不准反悔。”钟原说完,起身下床,捡起椅子上的外套翻着。

 

错愕地看着他,都什么跟什么呀?

 

过会儿,钟原翻出个红色的心形小盒子,重新坐回到床上。他笑着打开盒子,从里面取出枚戒指,抓起我的左手,把戒指套在我的中指上。的注意力被他白皙修长的手吸引住,精神时有恍惚。

 

“刚刚好。”钟原着,抬起我的手,在那戒指上轻轻地吻下。

 

柔软的嘴唇碰到的手指,我的心里忽然也跟着柔软起来。

 

做完这些,钟原抬起头,扬着嘴角看,黑亮的眼睛里盛满软软的笑意。他取过另外枚戒指递给我,“该你了。”

 

老脸红,捏着那枚戒指颤抖着套在他的左手中指上。那戒指很漂亮,仿得也很好,水钻亮晶晶的很是耀眼,像真正的钻石样。

 

戴好之后,学着钟原的样子,在他的戒指上亲下。

 

钟原把我拉进怀里紧紧地抱着,他边揉着我的头,边道:“木头,知道刚才我们……意味着什么吗?”

 

“呃?”这个我倒是不知道,只知道婚戒要戴在无名指上。

 

钟原手臂紧紧,轻笑着,低声道:“意味着,我们订婚。”

 

:“……”

 

我靠在他怀里,抓过他的手,边玩弄着他漂亮的手指,边不满地道:“还没有求婚呢。”

 

钟原反握住的手,阴森森地道:“不愿意?”

 

挠挠头,犹豫道:“这个……我们……是不是太快?”

 

钟原:“快?恨不得找根链子,把你栓在身上。”

 

:“……”

 

钟原还真是个有想法的人……

 

钟原见没有回答,突然抬起我的下巴逼着和他对视,他直勾勾地看着,危险地道:“,到底愿意不愿意嫁给我?”

 

“……呃,愿意,愿意……”

 

钟原不依不饶:“愿意什么?”

 

只好答道:“愿意嫁给你。”

 

本以为钟原会放开,没想到他却捉住我的嘴唇,用力地吻着。

 

我有点哭笑不得,钟原啊,有么求婚的吗……想到这里,有委屈,干脆张嘴咬钟原口,结果他更激动,吸得我的唇舌发麻,几乎失去知觉。

 

钟原亲够,终于放开,唇尖若有若无地扫着的耳垂,声音微哑,“不好意思等不及……以后会补给你个浪漫的求婚。”

 

TAT……先订婚再求婚,这么离奇的事情都做得出来!

 

……

 

因为昨晚玩得比较累,所以我和钟原打算今先回宿舍休整。

 

本来以为钟原在酒店里对我什么都没做,等回到宿舍,才知道,他昨晚到底做什么。

 

今元旦放假,老大和四姑娘都出去,宿舍里只剩下小二。进宿舍,就看着她嘿嘿地奸笑,笑得我头皮发麻。

 

想到手上的所谓订婚戒指,更心虚,于是问道:“怎、怎么?”

 

小二托着下巴看,“三木头,从实招来,昨晚上跟钟原做什么运动?”

 

汗,为毛什么事情到口中都能么猥琐呢。摇摇头,道:“不过是打打球,唱唱歌,然后,呃……”

 

小二笑,“然后呢?”

 

瞪眼,“然后就休息。”

 

小二敲敲桌子,眯着眼睛猥琐地笑,“怎么休息的?开房间吧?你们做几次?有没有带TT?钟原坚持多长时间?……”

 

无奈地捏捏额头,“昨晚喝醉,们什么都没做。况且就算没喝醉,我们也不可能做什么,以为人人都像么YD吗。”

 

小二的眼睛很亮,“真的?没有酒后乱那什么?”

 

敲着的头,“别瞎想,真没有。”

 

于是小二着头道:“看不出来啊,钟原还是个君子……,他不会是因为,呃,因为不能行人事吧?嘿嘿嘿嘿……”

 

被句话弄得满头黑线,“你能不能想别的?”

 

小二抬着根手指轻摇,状似语重心长地道:“别怪我乱想,现在全校有很多人都在乱想。”

 

“什么意思?”

 

“看这里。”小二着,打开个网页。

 

校园论坛的首页上,飘着个打HOT字样的帖子,那帖子的题目是:在此宣告本人对钟原的所有权。

 

帖子的署名ID是“木耳”,突然有种不祥的预感……

 

小二笑嘻嘻地开帖子,那帖子的内容只有两个字:如题。

 

如此简单的风格,还真像某只变态的。擦擦汗,接着往下看。最先回复个帖子的ID是“我是钟原”,知道个就是钟原本人。他的回复也很简单:顶帖不解释。

 

晕,小子想干嘛?

 

楼里的回复很迅速,大家水来水去,有不少人问问那,钟原都没有回答。终于,有个人问:你们两个现在在起?

 

钟原很快回复他:是。

 

下楼里的人算是炸开。“在一起”种事情要在平时也没什么,可关键是钟原的回复时间,那血淋淋的凌晨半啊,事要是遇到,都难免多想,更何况小二种猥琐到骨灰级的人物。

 

果然,接下来楼下出现一群人,整齐地回复着:在一起啊,呵呵。楼下的保持队形。

 

然后又出现一些人,声讨我们不检的,感叹世风日下的,还有我配不上钟原的,就靠,当时正睡得迷迷糊糊的,招谁惹谁。

 

然后又有ID为“路人甲”的人站出来:钟原的室友表示,厮今没回宿舍。

 

ID为“路人乙”的人回复:顶楼上。

 

接着又有ID为“霸王不厚道”的人站出来:木耳的室友表示,孩子今也没回宿舍。

 

ID为“是老大怕谁”的人回复:顶楼上。

 

除些捣乱的,还有打酱油的,比如——

 

ID为“陆子健”的:呵呵。

 

ID为“四姑娘”的:哈哈。

 

捏捏拳头,死死地盯着那几个熟悉的ID,一群败类啊,败类!

 

钟原回复的帖子很少,然而他总是回复到让人泪流满面的关键之处,比如——

 

有人问:钟原啊,你们今做什么?

 

钟原回复:做运动。

 

于是有人问:嘿嘿,那你们今晚上做什么运动?

 

钟原回复:很常见的那种运动。

 

又有人问:做运动啊,累不累?

 

钟原回复:还行,有点累。

 

还有人问:现在在哪里?

 

钟原回复:还用问吗,当然是床上。

 

接着有人呐喊:口说无凭,要图要真相!

 

钟原淡定地回复:尺度太大,不宜公开。

 

于是,楼下彻底地沸腾……

 

看着这个帖子下的那群群狼嚎,我欲哭无泪。钟原的每句话都算不上撒谎,可是连在一起,却偏偏引人遐想的要命……苍天啊,我怎么就栽在个变态手里呢……

 

作者有话要说:话说,昨天晚上我梦到我家钟原了,我真是疯了= =

 

风波

晚上拉着钟原去自习室,指着那个帖子里惨不忍睹的留言,凛然地质问他:“是怎么回事?!”

 

钟原揉着的头,笑呵呵地道:“实话实而已。”

 

阿个门的,就知道厮会么回答!抓开他的手,怒道:“可是知不知道样大家会误会的,昨小二追着问半,不知道笑得有多YD!还,还问……”

 

钟原继续保持微笑:“问什么?”

 

摇摇头,“呃,算,不让跟。”

 

钟原摩挲着的脸颊,笑得很蛊惑:“悄悄跟,不会知道的。”

 

扭脸,“不要。”答应人家不,就不能,做人要厚道。

 

钟原:“不算,再开个帖子,详细展示下昨晚上们都做什么。”他着,开始登录自己的论坛帐号。

 

犹豫下,终于还是按住他的手。就奇怪,明明昨晚上们什么都没做,可为毛还是心虚得要命,钟原禽兽!

 

钟原没挣扎,扭脸看着,“。”

 

“呃,问……问是不是没能力……”

 

钟原突然反握住的手,抓得很紧。他眯着眼睛,危险地看着,“那是怎么回答的?”

 

“不知道。”不仅厚道,还诚实。

 

钟原突然勾住的肩膀,凑到的耳边低声笑道:“不知道么,以后就知道。”

 

:“……”

 

钟原果然不放过任何个调戏别人的机会……

 

看着校园论坛的网页,突然想起不久之前看到的钟原和他们院花的那张合照。虽然知道他们两个没什么,可是想到他们那么登对的打扮,心里还是酸酸的。奇怪,怎么变得么小气呢。

 

虽然知道自己有无理取闹,可到底还是没忍住,翻出那个帖子,指着那张才貌的照片,质问钟原道:“是什么时候的事?”

 

钟原盯着那张照片,好阵冥思苦想,终于答道:“好像是管理论坛的演讲?要么就是哪个比赛,们组……记不清楚。”

 

酸溜溜地道:“情侣装,是□裸的情侣装!”都没和穿过情侣装呢……

 

钟原笑出声,“咦,吃醋?”

 

扭脸,有别扭。

 

钟原勾着的肩膀笑得更加妖孽,“哎呀,的木头吃醋啊?”

 

怒,看到吃醋,至于那么开心么……

 

钟原却趁不注意,在的脸上重重亲下,然后柔声道:“乖,要是喜欢,以后们也穿成样,在个更加正式的场合,拉着的手,走上演讲台,向所有人宣誓……话,怎么觉得个场面更像是婚礼呢……”

 

:“……”

 

2010-9-4 00:17 回复

115.50.5.*340楼

 

本来以为钟原只是哄开心的,却没想到,他席话,后来竟然应验。

 

……

 

且几,钟原在校园论坛里制造的八卦刚消停阵子,新轮的八卦扑面而来。次不仅仅是八卦,还有中伤,为此和钟原还差吵起来。

 

话那登上好久没逛的校园论坛,赫然发现个帖子里叽叽喳喳地在讨论。托钟原的福,现在在学校的知名度已经大幅度提高。

 

然而个帖子里讨论的内容却让难过得很。

 

楼主,是化学系某的朋友,听此,沐尔同学打坏实验室的仪器,都要等钟原来付钱。完件事情,又感叹下,年头生交朋友都是为钱吗,又如果钟原没有钱,沐尔还会不会跟他在起……整个帖子的内容看似客观,实际上每个字都充满正义的楼主对某拜金——也就是——对的鄙视。

 

看得很无语,鼠标往下滑,当看到楼下的回复时,越来越愤怒。

 

有人回复:算什么,上次在食堂,不小心看到校园卡上的照片,赫然是咱钟帅。

 

又有人附和:和楼上的所见差不多,只不过在超市看到,校园卡上的照片也赫然是咱钟帅。

 

有人:真有样的人吗,的还要不要尊严。

 

有人:尊严能当饭吃吗?不能,可是脸就能。

 

有人:也对,谁让人家长得漂亮,随随便便就能勾搭个富二代。

 

有人:富二代哪是那么好勾搭的,们以为钟原傻啊,人家也是玩玩而已。

 

有人:……

 

越看心里越堵,后面有不少人跳出来帮辩解,其中不乏小二路人甲等熟悉的身影,然而辩解的声音却被那浩荡的“沐尔拜金论”淹没。后面的实在没忍心继续看下去,直接把网页关。

 

闭闭眼睛,想不通是为什么。

 

上次打破容量瓶,钟原帮垫的钱,已经还给他。至于刷他的校园卡,是们俩的约定,条件是他对的奴役。些情况他们根本就不解,他们凭什么信口开河胡言乱语?

 

知道钟原有钱,可是从来没有跟他要要那,甚至好几次他要给东西,都没答应。来怕浪费,二来希望们在爱情上能够对等,况且两个人的感情也不是几件衣服几个包包能影响到的吧?更何况,钟原不过是个普通的学生,他曾经过,他爸在法国个艺术学院当教授。明他并不是什么富二代,那么他就算有钱,能有多少?有钱的人多,要是为钱,何必找他?苏言才是真正的富二代呢,怎么不找他?而且爸都,不让嫁有钱人,怕被欺负。

 

些话在心里想得很清楚,可是想着那些人恨不得把人剔下层皮的言论,却又不知道该如何辩解,也不知道如果辩解,能有多大的用处。记得以前小二被文学网站的群人抓着刷分,当时厚脸皮如,盯着电脑屏幕急得眼泪都快掉下来。发誓诅咒爆收益都不管用,句错句。那三四围着安慰很久,后来还是趴在老大怀里哭会儿,才冷静下来。

 

2010-9-4 00:17 回复

115.50.5.*341楼

人言的可畏之处在于,它不讲事实,不讲道理,却总是让更多不明真相的人相信,并且加入讨伐的阵营。当初的小二,现在的,们到底错在哪里?

 

试着安慰自己,可是无果。什么“谣言止于智者”,什么“清者自清”,那都是旁观者的话,当事情真正发生在自己身上时,实在淡定不起来。

 

……

 

第二顶着两个黑眼圈见到钟原,他问怎么没睡好,懒懒的,也不想和他话。

 

吃饭的时候,强烈要求索回自己的饭卡,结果钟原眼皮都不抬下地答道:“卡里没钱。”

 

话放在平时也没什么,可是时候,怎么听怎么刺耳,于是闷闷地答道:“知道。”

 

钟原到底没有把饭卡还给,于是打算挂失重办。想通,自从们俩变成朋友的关系之后,钟原不再奴役,然而却依然吃他的花他的,明确实占钟原的便宜,无怪乎别人要胡思乱想。得断绝和他的经济来往,自力更生,自给自足。

 

除此之外,要还积极地寻找着兼职。上次那个妖娆跟的,做兼职台球陪练员,很感兴趣。晚上把事和钟原,结果他顿时拉下脸来:“不准去!”

 

暴躁,“关什么事?”

 

钟原用力地抓着的手腕,脸色阴沉沉的,“是老婆!”

 

:“……”

 

钟原又道:“很缺钱吗,养。”

 

句话再次戳中的痛处,使劲甩开他的手,冲他吼道:“有钱不起啊!”完也不再理他,转身离去。

 

……

 

回到宿舍就有后悔,后悔自己对钟原发火。实话事钟原也挺无辜的,唉,怎么就那么不淡定呢……

 

捏着手机思来想去的,想给钟原打电话,却又不知道要怎么开口。最后只得丢开手机,躺在床上长吁短叹。

 

他母亲的,都什么事啊……

 

第二起得挺早,起床之后才发现手机没电……呃,如果昨钟原给打电话怎么办?

 

算,昨他肯定很生气。

 

胡乱收拾下,顶着两个黑眼圈下楼。平时个时候钟原应该已经在等,可是今……

 

有惆怅,缩缩脖子,走出宿舍楼。

 

远远地便看到个修长的身影,扶着辆破烂自行车,朝边张望。冬的早晨,空气很冰冷,他就那样静静地站在那里,仿佛直站在那里。

 

太阳还没有升起来,却恍惚看到满地的阳光。

 

步步朝他走过去,每走步,心里的负罪感都沉上分。

 

走到他面前,抬头望着他的脸,张张嘴,却不知道该些什么。

 

钟原笑笑,他褪下只手套,抬手捏捏的脸。温热的指尖擦过的脸颊,在的脸上晕开片火热。

 

2010-9-4 00:17 回复

115.50.5.*342楼

 

低下头,突然没有勇气和他对视。

 

钟原低低地笑着,柔声道:“还生气呢?”

 

抬头,个没忍住,眼泪竟然流下来。上前步,抱住钟原,把脸埋在他的怀里,边哭边道:“钟原,对、对不起……”

 

钟原松开扶着自行车的那只手,那辆破烂自行车便被遗弃在旁的雪堆里。他转而抬起双手搂紧,用下巴蹭着的头,道:“乖,怎么哭。”

 

把眼泪全蹭在钟原的围巾上,边道:“钟原,对不起,不该对发火。……”

 

钟原打断:“都知道。”

 

呃?抬起头,错愕地看着他。

 

钟原揉着的头发,“都知道,那些人,会给他们个教训的。”

 

呃……

 

过几,学校里突然刮过阵电脑被黑的热潮,据中招的人不少,而且大部分都是生。校方对此予以高度的重视,查阵子,不过后来不知道怎么回事,就不之。

 

此时二三四和钟原他们宿舍里的人正霸占电影社的办公室玩三国杀。问钟原:“事是不是干的?”

 

钟原镇定地回答:“大部分都是路人甲干的。”

 

路人甲立即坦白从宽,“是被胁从的!而且下手很温柔,大部分人都只需要重装下系统就好。钟原最坏,他碾那个楼主的硬盘!”

 

挠挠头,不解,“呃,什么意思?”

 

钟原继续镇定,“意思就是,在他的电脑里发现大量的病毒和AV。”

 

:“然后呢?”

 

钟原:“然后全部帮他格。”


钟原想会儿,又道:“那个楼主是个生,化学系的。”

 

二三四:“……”

 

钟原所的生,是们班的,如果没记错的话,他好像还约过起上自习,后来没去。

 

实在没想到,闹腾么多的事情,竟然是么个情况。小二对此事做总结:个猥琐的生调戏群疯狂的生。

 

路人甲沉重地拍拍的肩膀,“二,太邪恶。”

 

小二个眼神瞪过去,路人甲立即做严肃状,本正经地道:“不过,就是喜欢邪恶的人。”

 

围观群众:—

 

事就么结,至于为什么学校后来没有追究,钟原和路人甲对此笑而不语,问急,他们就回答:“们也不懂。”

 

……

 

其实,自从那早上看到钟原如既往地等着,就突然顿悟,其实两个人在起,真的只是两个人的事情,牵扯多,反而让人束住手脚。别人的想法永远只是想法,自己的幸福却是实实在在的。

 

那俱乐部的兼职,也没去找,后来钟原的个叔叔家的孩子需要请家教辅导英语,他就介绍过去。的英语还不错,因此欣然前往。

 

至于钟原的校园卡,倒是如既往地刷着,只不过时不时地往里面充钱。

 

事用小二的话来讲就是,刷钟原的卡,让别人嫉妒去吧。

 

寒假

期末考试结束后,寒假就要开始。

 

们最后科是门公共课,很简单,早早地交卷出考场,钟原已经在考场外等。

BOOK: i_c29a4edadf0e5959
9.29Mb size Format: txt, pdf, ePub
ads

Other books

No Moon by Irene N.Watts
Finding Faerie by Laura Lee
Sweet as Honey by Jennifer Beckstrand
Work for Hire by Margo Karasek
Scarlet by Stephen R. Lawhead
Only You by Elizabeth Lowell
13 - Knock'em Dead by Fletcher, Jessica, Bain, Donald
Runaway Cowboy by T. J. Klin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