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_c29a4edadf0e5959

BOOK: i_c29a4edadf0e5959
3.54Mb size Format: txt, pdf, ePub
ads

【求文】你不入地狱谁入地狱  作者:酒小七

 

文案:

我长这么大,一共犯了两个让我追悔莫及的错误。第一个是填错了高考志愿,第二个,是得罪了钟原。

如果非要用一个成语来形容第一个错误给我带来的影响,那简直就是,生不如死。

如果非要用一个成语来形容钟原对我做过的事情,那简直就是,罄竹难书。

 

然而如此邪恶得令人发指的一个人,偏偏还是个招蜂引蝶的人间祸害。

某一日,我阴阳怪气地嘲讽钟原:“阎王派你来就是为了多祸害几个人吧?”

钟原面不改色地回答:“为了少祸害几个,我打算选一个人祸害一辈子。”

我:“什么意思?”

他笑眯眯地看着我:“你不入地狱,谁入地狱?”

 

说明:

1.此文男主腹黑且妖孽,女主绝色天然呆。

2.此文甜,不虐。

3.此文风格轻松,但不会为了搞笑而搞笑。

4.此文前面比较清水,后面……那啥,晋江最近好河蟹呀…………

 

1光头不是我的错

 

我抱着篮球,悲愤地抬头仰望球框。它矜持而骄傲地立在那里,明明一动不动,却比一个活动靶还要难以击中。刚才我一共投了十个球,有九个是三不沾,另外一个有幸打到篮板上,不过反弹之后又砸到了我自己的头上看来篮球真是一个自虐的好工具。我虽然并不喜欢自虐,然而为了那几百块钱的奖金,忍了。

 

学校的篮球社在下周要举办一个投篮大赛,其中专门设了女子组,第一名的奖金有五百块。我是一个爱财并且缺财的人,如沙漠里的一棵香蕉树一样急需要钱财的灌溉。于是为了这五百块的巨款,我欣然报名

然而此时,我望着那只冷艳而高贵的球框,实在有点泄劲。

突然,从遥远的三分线外飞过来一只篮球,像是装了导航仪一般,不偏不倚地朝着篮筐落去。

 

空心!

 

我震惊地回头,想看看是哪路神仙跑来寒碜我。然后我就眼前一亮,脸红心跳,肾上腺素激增……

总之,一个标准的花痴会出现的生理现象,我都有了。

 

因为这个人是陆子键。

 

陆子键是谁?化学学院的篮球队长,高大帅气,彬彬有礼,而且是学生会干部,去年还拿了一等奖学金……总之,陆子键此人就是用来花痴的

所以,此时我发一下花痴很正常

然后我就看到了陆子键身后的另外一个人,钟原。于是我狠狠地瞪了他一眼/

我恨钟原,深深地。

 

来打篮球的人越来越多,场地明显不够用了,于是大家凑合着挤一挤,不管认识不认识,两三拨人共用一个场地是很正常的事情。现在,我就有幸和陆子键共用一个场地,不幸的是,还有钟原。

 

我盯着钟原的背影,心里默念,燃烧吧,我的小宇宙!

然后我就抱起篮球,狠狠地砸向他。

钟原捂着后脑勺,扭头皱眉看了我一眼。我摊摊手,笑道:“抱歉,手滑。”

然后我捡起篮球,装模作样地投了一会儿,又开始燃烧我的小宇宙……

我发现我这个人手法其实不错,虽然投篮投不准,但是砸钟原,一砸一个准。

于是没过多久,钟原的白球衣,变成了花球衣。&

一直专心打球的陆子键终于发现了这个问题,他打量了一下钟原,莫名其妙道:“钟原,你不是挺爱干净的吗,衣服怎么脏成这样了?”

 

钟原没回答,抬眼似笑非笑地扫了我一眼。

 

` 我心虚地躲闪着钟原的眼神,朝陆子键笑眯眯地说道:“陆师兄你好,我是化学学院的沐尔。”

 

陆子键笑呵呵地说道:“你好啊,大一的吧?”

我用力点点头,两眼冒红光地望着他。

 

陆子键被我盯得有些不好意思,他又笑了笑,突然说道:“你这个……发型不错啊,挺有个性,呵呵……”

 

我摸了摸自己那新剔没几天的光头,一股悲凉感油然而生。

光头不是我的错。

 

很久很久以前……大概是两个星期之前,那时候我也是有一头飘逸的长发的。然而,谁又能想到,一个赌局,竟然在悄无声息地改变着它们的命运……

 

前一阵校级篮球争霸赛火热进行中,我虽然对篮球不感兴趣,但是我对帅哥很感兴趣,尤其是像陆子键这样的帅哥,高大,阳光,帅气,温和,又有一点点腼腆和憨厚……总之他的一切我都喜欢,包括他那小麦色的肌肤。我喜欢男生稍微黝黑一点,那样才够男人嘛。如果一个男生长得像钟原那么白,那全世界都要为他默哀了。

 

话说当时的篮球赛,化学学院在陆子键的带领下顽强地挺进了决赛,而即将和化学学院对阵的,正是钟原所在的管理学院。

当时全校的花痴们几乎是分成了两大阵营,挺化学学院的,基本上是冲着陆子键,而挺管理学院的,则是冲着钟原。

钟原这个人喜欢搞神秘,他在小组赛的时候根本就没有上场,而在淘汰赛的时候,也只是在四分之一决赛中出场了最后两分钟,锁定了战局。

许多人把钟原夸得神乎其神,仿佛他就是科比再世(内啥,科比还没死=

=),我却不以为然。反正陆子键是最强的,陆子键是无懈可击的,陆子键……必胜!

 

然而在化学学院的内部,存在着那么一小股势力,竟然是挺钟派,而且其中三个骨干分子赫然是我们寝室的老大老二和老四(我们寝室总共四个人)。那几天我和她们经常因为陆钟问题吵得不可开交,到最后,我竟然大义凛然地指着自己那头飘逸的长发,对她们三个信誓旦旦地说:“管理学院要是能赢,我就把头发剃光!”

` 后来,我真的把头发剃光了……-

 

决赛那天的现场十分火爆,我挤在人群里喊“陆子键加油”喊得嗓子都哑了。离比赛结束还有一分钟的时候,化学学院领先五分,我握了握拳,看来管理学院大势已去

然后,管理学院请求换人,钟原上场。

 

再然后,钟原先后投进了三个三分。*

没错,是三个,三分,在最后的一分钟内。

我有充分的理由相信,钟原他当时是鬼上身了……

 

可是不管理由如何,胜负已定。管理学院赢了,强大的陆子键,被一个鬼上身的钟原打败了。

于是第二天,我在三个女人的虎视眈眈下,去美发店剔了个光头。当时理发师听到我的要求时,眼睛都直了。

事情的经过大致就是这样,因为钟原,我的偶像没有拿到冠军;因为钟原,我变成了光头。

 

你说,我能不恨他吗?

……

此刻,我有些不好意思地摸了摸自己的光头,然后取过篮球架上挂着的鸭舌帽戴好。

 

我这人脸皮厚,剔了光头之后经常大摇大摆地出入各种场所,一点没觉得别扭。倒是那三个事后装好人的家伙,觉得她们仿佛把事情做得太过分,便商量着一起给我买个假发。当时我大手一挥告诉她们:免了,你们请我吃顿饭吧,好久没吃火锅了……

虽然我脸皮厚,不过陆子键好歹也是我的偶像,在偶像面前我当然要保持良好的形象,要矜持。于是我戴好帽子,遮住光头,然后朝陆子键笑了笑,说道:“陆师兄,我下周要参加投篮比赛,你可不可以教我?”我坚信我这么回眸一笑,如果配上一头乌黑靓丽的头发,也是可以做到明媚动人的,不过现在……咳咳,算了,我也没什么想法了,还是缠着陆子键来点实惠的吧,如果我真的能得到他的指点,到时候在投篮大赛上一定能横扫一片,取奖金如探囊取物……%

陆子键拍着篮球,笑呵呵地点了点头。早就听说陆师兄脾气随和,果然名不虚传,于是我又开始两眼冒红心了。)

 

我扭头,发现钟原看着我,嘴角微微上翘,说不尽的嘲讽,仿佛在看一个笑话。

鄙视小白脸!鄙视鬼上身 我看着陆子键额头上渗出的汗珠,狗腿地笑道:“陆师兄,我请你喝水。”;

陆子键笑呵呵地说道:“那怎么好意思。”

 

“别,陆师兄你千万别和我见外,今天我还要谢谢你呢。”我一边说着,一边走进球场附近的冷饮店。,

我取下三罐可乐,躲在角落里把其中一罐狠命地摇晃了几下,然后拿去收银台结账。,

从冷饮店出来,我把一罐可乐递给陆子键,他笑着对我说了声谢谢。

然后我又举着另一罐经过特殊处理过的可乐,递到钟原面前,笑眯眯地说道:“刚才……对不住哈。”

钟原朝我点了一下头,接过可乐

我转过身自顾自地打开可乐喝着,期待着一会儿转回身看到钟原被可乐灌溉的样子。: {

然而我等了半天,也没等到什么动静,倒是等到了陆子键的一句话。他说:“咦,钟原你怎么不喝,你不渴吗?”

我大惊,扭过脸看钟原,他不会发现了吧……

你不早说。”陆子键说着,热心地把自己的可乐往钟原怀里一塞,然后抢过他的……*

我想阻止他,可是已经来不及了。随着“嘭”的一声,陆子键满头满脸都是褐色的液体,还有许多可乐溅到了他的衣服上……

我低头默默流泪,二氧化碳果然是一种不可小觑的气体

这时,陆子键往脸上抹了一把,抱怨道:“钟原你竟然也喜欢开这种幼稚的玩笑。”

 

我偷偷看钟原,这时他正盯着我看,嘴角上挂着一丝笑,眼睛里似乎有光在闪烁。我一看到他的眼睛,脚底就莫名其妙地涌起一股寒意,就仿佛我干的什么坏事都已经被人看穿了一样……

 

幻觉,一定是幻觉。我侧过脸去不看他,附和着陆子键,心虚地大声说道:“就是啊,钟师兄你真有意思,这种游戏我十岁以后都不玩了呢,呵呵,呵呵呵呵……”

钟原并不说话,依然似笑非笑地看着我。

 

我被他盯得心里发毛,哆嗦着掏出纸巾帮陆子键擦着,一边擦一边狡猾地对陆子键说:“陆师兄,你猜钟师兄会不会把这件事情嫁祸到我身上?

陆子键摇摇头:“你别这么说,钟原可不是那样的人。”

我不敢看钟原,一边低头帮陆子键擦着身上的可乐,一边半是愧疚半是谄媚地道:“陆师兄啊,我帮你洗衣服吧?”

 

陆子键礼貌地摇摇头:“不用了

“你不觉得其实你也该帮我洗洗衣服吗?”又是钟原的声音。

 

我飞快地扫了一眼他的花球衣,朝陆子键傻兮兮地笑道:“陆师兄你看,钟师兄真会开玩笑

陆子键被我的笑容迷惑,赶紧站出来伸张正义:“钟原你平常欺负欺负我也就算了,可别欺负学弟学妹们。”.

我扭脸面对着钟原吐了吐舌头。看着钟原那副有苦说不出的阴郁样子,我心里突然畅快了许多。

后来我回忆了一下,发现在我和钟原的交锋史上,这次好像是我唯一的一次完胜

 

2化学化学化学

 

晚上回到寝室,我向一二四报告了一下今天的战况,当我得意地讲到我是怎样对待钟原的时候,三只枕头齐刷刷地向我飞来

觉得这个世界真是越来越杯具了,为毛在化学学院的地盘里,钟原的粉丝会多过陆子键的?

我们寝室一共四个人,其中三个人的审美都不正常,因为她们都迷钟原,虽然理由各不相同。

 

老大喜欢钟原是因为她觉得钟原很精英,学习好素质力强。我不禁摇头,这个理由真够虚幻的。而且据说钟原那小子比鬼都低调,老大又是从哪里看出他素质力强的?

 

小二(她拒绝我们称呼她为老二)喜欢钟原,是因为她觉得钟原浑身上下散发着一种别扭受的气质。说实话我在上大学之前是从来没有接触过耽美这个领域的,于是当小二给我解释了什么是别扭受之后,我不禁叉腰狂笑,原来钟原是被陆子键压着的那一个,哈哈哈哈哈……于是小二作为钟原的粉丝,我还是可以接受的。

 

四姑娘(这是我们对她的昵称)喜欢钟原,是因为她不喜欢陆子键,如果非要在两个人中间选一个,她只好选钟原。对于她这个理由,我要表示强烈的谴责和鄙视!

当然这三个人无一例外地都承认钟原比陆子键长得好看,这让我更加地悲愤

 

陆子键身高有一米九五,钟原有吗?陆子键有发达的肌肉,钟原有吗?陆子键有小麦色的肌肤,钟原有吗?

 

以上,你们还好意思说钟原比陆子键帅?他帅在哪里?”

每当我说到这里,一二四就会齐刷刷地回答:“是你口味太重了吧?”

 

我不甘示弱:“开玩笑口味重的是你们好不好。你,四姑娘,是谁整天吵着要包养小白脸?还有你,小二,你简直就是一耽美宝典GV大全。还有你,老大,你,你……”

老大用手拄着下巴,送我一个迷人的微笑,优雅而淡定地问道:“我怎么了?”

我半是嫉妒半是悲愤地说道:“你的胸最大) 老大 ……

在这里我想我有必要简单介绍一下我们的寝室。

老大,小二,三木头,四姑娘。其中我是三木头,这个称号是那三个女人强加到我身上的,考虑到我比较大度,所以我忍。

我们四条女光棍都有自己热衷的东西。老大爱学习,小二爱耽美,我爱钱,四姑娘爱玩儿。我们四个人之中,最淡定的就是老大,最猥琐的就是小二,最彪悍的就是四姑娘。她们的光荣事迹我以后会提到。至于我,我没什么特点,有点懒有点馋,日子过得很缺钱。如果非要给我安上一个“最”字,那么我可能就是最哭笑不得的那一个……’

 

我的哭笑不得之处在于,我上了一个自己以前想都不敢想的名牌大学,然而作为一个化学白痴兼严重的化学恐惧症患者,却被无情地扎根在了化学系。这件事情说来话长。

 

我高中所读的学校是一所普通的县重点高中,之所以它是县重点高中,是因为它是我们县唯一一个高中。这个高中在我们县是唯一且重点,然而放在省里,它也就算个啃骨头的

 

我高三的时候,几次模拟成绩下来,基本上都是在年级三十名左右晃荡。这样的成绩放在高考中,能上一本线我就算是谢天谢地谢祖宗了,因此我填报志愿的时候也就主要考虑的是怎样子能上个不错的二本类学校,一本B类的学校也推敲了几个,万一我能发挥不错呢。而至于一本A类的学校,我根本就不做考虑,于是随便填了个牛X无比的学校。当时大概是实在闲的够呛,因此我专门选了几个特别触目惊心的专业填了,于是我的报应来了……;

 

高考那两天我跟中了邪似的,总觉得自己大脑的运算速度突然快了很多,就连平常极度恐惧的化学,都显得没那么狰狞了

后来考完试对答案,我拿着那本答案,战战兢兢地问我们班主任:“李老师,这本答案不会是错的吧?”班主任是个特温和的小老太太。她推了推鼻梁上的眼睛,语重心长地说道:“沐尔啊,考不上咱们还可以再来一年,明年我带你。”

我纠结道:“可是为什么我觉得我写的答案和这本答案书上的差不多都一样?”

班主任和蔼地拍了拍我的头,笑道:“别胡思乱想了,趁着暑假多玩几天吧。”

我乖乖地点点头,可还是觉得事情发展得有些玄幻。

 

查成绩的前一天晚上我熬到十一点半,终于撑不住睡了过去。第二天一大早被班主任的电话吵醒,那小老太太尖叫着告诉我:沐尔你高考分数多少多少,全省排名多少多少,你基本上应该是能够到B大录取线云云……

据说,X中已经好久好久没有出现这么好的成绩了。


惊喜来得太突然,我还没有完全适应,杯具就接踵而至

我被B大的化学学院,录取了……

 

化学,化学,化学……

通知书到的那一天,校长联合了村长,专门雇了一帮人跑到我家门口敲锣打鼓放鞭炮,还给我戴上了一朵傻到极致的大红花。

我戴着大红花在锣鼓喧天中示众,满脑子都是那两个字,化学,化学,化学……

 

后来有一次闲聊中我问起了一二四为什么要选化学,最让我记忆深刻的是四姑娘的回答,她说:“我爸说除了化学,什么都可以选。于是我就选了化学。”忤逆她爸爸是四姑娘生平的乐趣之一。

我当时就抱着一线希望问她:“其实你也很讨厌化学,对不对?”

 

她托着下巴认真地回答:“谈不上讨厌,只是学起来太简单,有点无聊而已。”

于是我又悲愤了。

……

 

好吧我又扯远了……话说经过篮球高手陆子键的指导,加上我本人的勤奋练习,几天之后,我发现我投篮的命中率有了明显的提高,就连眼光一向高端的老大也说:“木头投篮的动作有点意思了啊,已经可以拿出去吓唬人了。”

 

虽然这话有点不伦不类,不过我知道她这算是赞赏,因此也美得找不着北了,还请她吃了根棒棒糖

 

在众人的期待中,篮球社的投篮大赛,热烈地拉开了序幕。参赛的选手很多,开始的时候我以为女生会相对少一些,没想到今天来参赛的女生人数完全不少于男生,甚至还有隐隐压倒的趋势。我擦汗,B大的女生对篮球的热情有这么强大吗?还是说,她们都很缺钱?

我有点紧张,挤在一堆女生中抓紧时间练习着投篮,暂时手感还不错。我一边练习着,一边听着身边的两个女生八卦着。/

女生A说:“嗨,你怎么也来参加这个投篮大赛?我记得你连运球都不会啊。”

女生B回答:“我是来看帅哥好不好,听说这次比赛钟原和陆子键都是评委

我一听到陆子键的名字,耳朵立刻竖起来,抱着篮球不动了,认真听着她们的八卦。陆子键是评委吗?他好低调,我都不知道。

这时,女生A又说:“是啊是啊,我还听说钟原是女子组的评委呢,结果我就兴冲冲地跑来报名了,这下可以跟偶像近距离接触了。”女生A越说越激动。

 

女生B切了一声,说道:“你奥特曼,钟原本来确实是打算卖篮球社长个人情,来做女子组的评委的,要不然也不会有这么多花痴跑来报名好不好。不过后来钟原也不知道是中了什么邪,非要和陆子键换,换到了男子组。”

 

女生A略显遗憾地问道:“真的?我怎么没听说?”

 

女生B答道:“千真万确,你别忘了,我男朋友是篮球社的组织部长。”

 

于是女生A说道:“好吧,其实和陆子键亲密接触一下也不错。”

 

女生B不禁笑道:“你在选手席,他在裁判席,你们两个要怎么样才能亲密接触?”

 

女生A囧了一下,随即和女生B嬉闹起来

我在一旁听得热血沸腾,充满了向往。陆子键啊,陆子键!

钟原你终于干了一件不让我鄙视的事情,换的好哇换的好!

 

我正因“女子组的裁判是陆子键”这件事情激动着,就看到不远处陆子键和钟原走了过来。他们站在篮球场的入口处,和篮球社的几个人交谈着。. _

去,献给陆子键一个大大的微笑,还特矜持地挥了挥手,对他说道:“陆师兄好,今天还请你多关照啊。”

 

陆子键温和地对我笑了笑,说道:“沐尔,你加油啊。”

 

我用力地点头,那表情,要多谄媚有多谄媚。

这时,钟原突然特阴险地瞄了我一眼:“沐尔?你的裁判好像是我吧?

 

我鄙夷地看着他:“你不是男子组的裁判吗?”

 

钟原点点头:“是啊,你知道?”; |

 

我莫名其妙地耸了耸肩膀,说道:“那我的裁判就是陆师兄喽,和你又有什么关系。”

钟原古怪地上下打量着我,盯了好久,才突然说道:“你是女生?”

我觉得他这个问题很诡异,这不明摆着的事吗?于是我更加不屑地扫了他一眼,答道:“废话!”

钟原又重复了一遍:“你竟然是女生?”

我瞪他:“是啊,别告诉我你没看出来。”

钟原眼神若有若无地扫过我的胸前,特鄙视地笑道:“我还真没看出来。”

我被他的眼神和话语激得,怒不可遏,于是我一下子失去理智,没头没脑地失声喊道:“没看出来?我这么大一A罩杯,你竟然没看出来?”

我的话一说出来,我就后悔了。好吧,虽然我一直认为我的胸是A罩杯里最大的,不过跟一个男生讨论这种问题……其实我是个矜持的人

果然,我的话一出口,周围的人都用一种特异样的眼神盯着我看,就仿佛我是个火星人刚着陆到地球似的。】

我当时悲愤的啊,真想找个地缝钻进去。

 

这时候,钟原还嫌气氛不够尴尬,他愣了一下,随即笑眯眯地说:“这么大一A罩杯,我还真是没看出来。”

 

我:“……”

老天啊,你来道闪电劈死我算了……

 

3投篮大赛的奖金

 

由于钟原的眼神有问题,给我造成了严重的赛前心理障碍。他不仅不惭愧,还嚣张地说:“陆子键也是这么想的。

我可怜巴巴地望向陆子键,不会不会不会的,陆子键是我偶像,他不会这样的!(这和偶像不偶像有毛关系= =)

陆子键不好意思地看了看我,笑呵呵地说道:“那个……你这个……你这个发型比较特别啊,呵呵。”-

我欲哭无泪,陆师兄你做人一定要这么厚道吗?连撒个谎都不会……

这时,钟原又说道:“发型吗?连发都没有,哪里来的型?”

 

我……如果不是要在陆子键面前要保持风度,我早就揍人了!

 

由于被钟原这家伙搅了一下局,上午初赛的时候我的发挥非常不好,勉勉强强地杀进决赛。我发现,前来比赛的女生,大部分好像连篮球都没摸过,只有那么两三个,实力不容小觑。

下午决赛的时候,一二四竟然良心发现跑来给我加油助威了,我那个感动啊。

 

女生决赛的时候,男生那边正在休息。轮到我时,我抱着篮球朝陆子键回眸一笑,想得到一份爱的鼓励,然后我看到钟原跑到陆子键身旁坐下,笑眯眯地看着场内,仿佛是打算看我笑话。.

 

我瞪了他一眼,转身潇洒投篮。那篮球特给面子,在球框上打了个转就进去了。

这时,我家彪悍的四姑娘特痞地笑了笑,还轻轻地吹了下口哨,然后说道:“三木头,干的不错啊!”

 

她的声音不大不小,刚好我能听到,不过由于她站的位置离评委席更近一些,所以我想……也许陆子键也听到了吧?1

 

囧死个人啊,四姑娘你让我情何以堪……

我收拾了一下凌乱的心情,继续投。接下来的表现差强人意,我没有发挥出自己最好的水平,不过也不是很差。

我投完自己的,不敢看陆子键,硬着头皮拉着一二四就跑去买了冰欺凌坐在操场附近一边啃一边等结果。* _

我一边舔着冰欺凌上的巧克力,一边花痴地望着不远处的陆子键,他认真地看每一个参赛选手的表现,认真地打分……认真的男生,要多帅有多帅!

 

老大抬手在我面前晃了晃,不怀好意地问道:“你看什么呢

我还没说话,四姑娘就抢先说道:“一只木头看另一只木头。”

 

我囧,抢过她手里的冰激凌,怒道:“我警告你,以后不准在陆子键面前叫我三木头,还有你,你们

小二目光深沉地望着陆子键……身旁的钟原,她说:“三木头你省省吧,陆子键是人家钟原的,你看他俩多亲热,没你什么事!”

 

我愤怒地把小二手里的冰激凌也抢了过来:“你们确定今天是来给我加油的?”我说着,想起还有个老大,于是警惕地盯着她,老大不爱说话,但是她说的大部分话,我都无力反驳。

 

这时老大捧着冰激凌,很飘渺地望了望天,她长叹一口气,把目光移回到手中的冰激凌上,说道:“我吃东西,我不说话。”

二三四……全囧了

 

比赛结束的时候已经是接近傍晚了。比分处理没什么技术含量,所以比赛一结束,很快比赛结果就出来了。紧接着就是颁奖典礼。典礼很简单,就设在操场。

第一名不是我,第二名……也不是我……:

我只得了第三名,奖金一张毛爷爷。:

好吧,第三名就第三名吧,本来我的实力好像也不如那第一名第二名。况且虽然没有五百块,但好歹也有一百块,人嘛,知足常乐。

 

关键是,陆子键他亲自给前三名颁奖……

当陆子键把获奖证书和一枚装着奖金的信封递到我手上的时候,我顺手抓起他的手,狠狠地握了握。

于是我呼吸急促,心跳加速,肾上腺素激增……

颁奖典礼结束后,我跑到陆子键面前,两眼冒红光地跟他说谢谢。

陆子键依旧是笑呵呵地,倒是他身旁的钟原,似笑非笑地说:“你这么感谢陆子键,那怎么不请他吃饭?”

……我没钱啊……

好吧,虽然没有钱,但是面子还是要撑一撑的,于是我对着陆子键嘿嘿笑道:“陆师兄,我请你吃饭啊。”

 

陆子键摇摇头,笑道:“那怎么好意思。”

我刚想说句“陆师兄你太客气了”然后开溜,这时候钟原却说道:“陆子键你这样说可是伤了师妹的心了。”

我瞪了钟原一眼,有你毛事

陆子键只好厚道地说道:“那……那就不好意思了,呵呵。”

 

我真想揪着陆子键痛心疾首地告诉他:你太容易被钟原摆布了!

可是现在我不能这样做,我只能痛心疾首地问他:“那我们去吃什么?”

陆子键看向钟原,似乎是在问,你想吃什么。-

说实话我看到他这个眼神,我都要开始怀疑我家小二的“耽美论”了……不对不对,这不是关键,关键问题是,我请陆子键吃饭,关钟原什么事?

 

此时钟原毫不客气地说:“去吃鸡翅吧,不能让师妹破费太多。”

 

我被钟原的一句“不能让师妹破费太多”搞得有些炸毛,这么说他是要蹭定了这顿饭了?而且还怂恿陆子键敲老娘的竹杠!

这时,一二四大概是等得不耐烦,朝我们走了过来。我对她们苦笑道:“我要请陆师兄吃饭,你们要不要一起去?”

小二率先摇头说道:“好好谢谢你家陆小攻吧,我们不去了。”她说完,老大和四姑娘也摇头说不去。

 

我感动得真想抱一抱这三个家伙,还是你们体谅我呀……要是这三只狼也去,我肯定破产无疑。”

这时,陆子键就站在我身旁,他听到了我们的谈话,好奇地问小二:“同学你为什么叫我陆小攻?”

 

四姑娘特鄙视地瞟了他一眼,替小二回答了:“难道要叫你老公?”

一片乌鸦飞过,一会儿排成个囧字,一会儿又排成个囧字……

 

从表面上来看,陆子键似乎并不认识四姑娘,但是四姑娘这个人,却十分看不爽陆子键。我们都很怀疑其中有什么内幕,可是四姑娘是打死也不说,问急了,她就挨个敲一二三的头……我们三个都特老老实实地被她敲。

没办法,我们是打不过四姑娘的,她学过空手道和散打,一个人打我们三个,绰绰有余。*

钟原这个人胃口出奇地好,他捏着鸡翅吃得那叫一个兴高采烈,如果眼神能杀人,我想我已经把他千刀万剐了。-

 

我坐在陆子键身边,一边吃一边和他套近乎。我发现陆子键这个人脾气真是出奇的好,而且,貌似不会撒谎……这年头这样的好人真是不多了,于是我继续星星眼……

通过交谈我赫然发现,原来陆子键和钟原竟然同寝室,怪不得他们两个经常一起出现。我默默地擦汗,心里默念着,小二你误会了

 

陆子键他们的寝室是个混编宿舍,一个来自化学的陆子键,一个来自管理的钟原,还有两个来自计算机的男生。那两个计算机男生我不敢兴趣,不过听陆子键说,都是牛人。我对“牛人”这两个字并不感冒……如果单就发型来说,我沐尔也算牛人一枚

 

我真怀疑钟原的胃口是带有计算功能的——结账的时候老板娘因为钟原和陆子键是熟客,所以给抹掉了零头,正好一百。

 

我痛心疾首地把那只还没捂热乎的信封拆开,依依不舍地把那张毛爷爷递给老板娘。原来忙来忙去终究是竹篮打水一场空,苍天啊,我怎么就这么命苦呢……

 

我最近手头有点紧。其实本来吧,虽然我比较穷,但钱还是勉强够花的。不过由于前一阵我弄坏了实验室里的一个仪器,所以赔了实验室不少钱。于是现在落魄了。

本来打算在投篮大赛的时候好好发挥拿点钱的,但最后只得了个第三名,而且 可想而知当我再次看到钟原,是怎样的一副咬牙切齿的表情3

 

4为人民币服务

 

再次看到钟原是在学校食堂。

今天下午最后一节课本来是毛邓,我睡不着,所以干脆翘课到图书馆看了会儿闲书,然后提早来吃饭。于是我就在食堂里看到了那个万恶的……背影。

 

钟原并没有发现我,他端着一份糖醋排骨加一份青笋炒肉,拣了个座位坐下,正好离我不远。我一看到他就想起了我那张短命的毛爷爷,随即想起了他扛着鸡翅大快朵颐的可憎面目。于是我趁他买水的时候,溜到他的座位上,从他那糖醋排骨里挑了块最大的夹到自己碗里,然后又溜回来。

 

一切被我做得悄无声息,我果然有当小偷的天分>_<

 

然而当我刚在自己的位置上坐好,再抬头时,却发现钟原端着饭菜朝我这边走了过来

 

他在我对面坐好,侧头回忆了一下,随即笑眯眯地说道:“三……木头?

我狠狠地把筷子戳到面前的白菜豆腐里,仿佛那就是钟原的脑袋。”

钟原的注意力被我盘中的白菜豆腐吸引,他低头看了看,挑起眉毛说道:“木头师妹,减肥很辛苦吧?”

靠,还不是因为你!等等……木头师妹?

这时,钟原没有接收到我发射出的愤怒微波,他弯起嘴角,把他的糖醋排骨推到我面前,说道:“请你吃?”

我吞了吞口水,别过去眼神,把排骨推回去,说道:“廉……廉者不受嗟来之食……”

钟原的目光若有若无地扫过我碗里的那块特大号排骨,意味深长地笑:“是吗?”

 

我盯着碗中那块突兀的排骨,又开始幻想着有一道闪电突然下来把我劈死算了……

_ 囧死个人啊,原来做小偷是要遭报应的

钟原难得厚道了一次,没有揭发我。他只是说道:“其实这是为了答谢你上次的鸡翅的。”

 

我一想到鸡翅就悲愤,于是毫不客气地拉过排骨,一边装作很有底气地说道:“那好吧,我就给你个面子。”汗,自己先囧一个。

 

于是吃饭。钟原一边慢悠悠地吃着饭,一边问道:“木头师妹,今天晚上有空吗

我警惕地看着他:“你……你干嘛?”

钟原弯起嘴角,笑得很不怀好意:“你该不会是以为我想和你约会吧?”

我尴尬地咳了一下,扭过脸去。

不是因为我自恋,而是你说话的方式和语气……

这时,钟原安慰似的看着我,说道:“放心吧,我还不至于饥不择食

我:“……”

 

被自己鄙视的人鄙视,那是一种什么样的感觉= =

 

BOOK: i_c29a4edadf0e5959
3.54Mb size Format: txt, pdf, ePub
ads

Other books

Nowhere Girl by Susan Strecker
The Familiar by Jill Nojack
Satisfaction by Marie Rochelle
The Assassin's Case by Craig Alexander
The Last Days by Gary Chesl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