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_c29a4edadf0e5959 (9 page)

BOOK: i_c29a4edadf0e5959
3.54Mb size Format: txt, pdf, ePub
ads

钟原喷完花露水,满意地挥了挥手,依旧是一副黄世仁的表情,“去吧。”

 

于是我乖乖地去了。

 

菜园里的蚊子很多,不过由于我身上刚刚喷了很多花露水,所以没有蚊子敢靠近我……钟原这家伙还算有点良心,不过我一想到他剥削压榨我的样子,想到他睡吊床听音乐而我却坐小板凳绣十字绣,我还是会觉得气不平。于是我只摘了一个大大的熟

 

把西红柿和辣椒洗干净之后,我兴致勃勃地跑回到钟原身边。钟原依然躺在吊床上,还一晃一晃的,他看到我,嘴角微微勾了勾,说道:“摘个西红柿有那么开心?”

我笑嘻嘻地说道:“钟原,把眼睛闭上

钟原深深地看了我一眼,嘴角弯出一小道好看的弧线,竟然真的地闭上了眼睛。

我压抑着兴奋,又说道:“张开嘴巴。”

钟原迅速把嘴巴张开。

 

“张大一点,对,就这样。”我一边说着,一边把辣椒掰开,把里面的辣椒籽全部挖出来。我家种的这种辣椒,最辣的部分就是辣椒籽了。我把辣椒籽挖出来之后,一股脑地全部丢进了钟原的嘴中,然后眯着眼睛等着看好戏。

 

果然,钟原的嘴巴动了一下,然后发现不对劲,他刷地一下从吊床上坐起来,然后弯着腰猛烈地吐着,把嘴里的辣椒籽全部吐了出来,一边吐还一边咳嗽。可惜他吐得再凶也已经来不及了,那些辣椒籽的辣味肯定已经蔓延开来了

我在一旁看着,不禁捂着肚子大笑,钟原啊钟原,你也有被我折磨的这一天啊?果然折磨别人 的感觉太好了,怪不得这个变态整天折磨我!

 

钟原一边吐着,一边抬起眼睛看我,他的目光很凌厉,吓得我脊背一阵发凉。我干咳了两下,突然有点害怕,万一这家伙报复我怎么办啊……*

钟原坐直身体,胸口剧烈的起伏着,昭示着他此时的怒意。

我停住笑,眼神飘忽地说道:“我,那个……唔……”

我话还没说出口,嘴巴突然被堵住了,等我反应过来是怎么回事,大脑顿时一片空白。 钟原,他他他他他……! i

他此时正用自己的嘴巴堵着我的嘴,嘴唇不停地蹭着我的嘴唇,还咬我!咬完之后,他又伸出舌头舔啊舔……

我僵在当场,过了好一会儿,才回过神来。我摇摆着脑袋挣扎,伸手使劲去推他。

 

钟原感受到了我的不满,他放开我,但双手依然扶着我的肩膀。他目光闪闪地低头看着我,轻声问道:“什么感觉

他不说还好,他一说,我才发现此时我嘴唇上的感觉——一个字,疼!

 

我对辣椒很敏感,几乎从来不吃辣,此时钟原嘴里沾染了辣椒,又来袭击我,自然也把那种辣味带到了我的嘴唇上。现在我只感觉嘴上火辣辣的疼,仿佛有一种热热的砂磨过一遍,又仿佛有好多细小的伤口在往里渗盐水,疼得我整个人都要烧起来一样,疼得我眼泪都快掉下来了。而且我的嘴唇一旦沾上辣椒,经常要肿上一整天,像叼着两片香肠一样,这让我怎么见人啊。

 

我一边呜呜地哀号着,一边咬牙切齿却又含糊不清地对钟原说道:“你这个混蛋,流王,禽兽!竟然用这种荒华告护我,你简直为有人性!”(友情解释:你这个混蛋,流氓,禽兽!竟然用这种方法报复我,你简直没有人性!)

对我来说,辣椒是最残忍的武器好不好,况且还是嘴对嘴!苍天啊,我这么纯洁一人,可是连初吻都没送出去的好不好!

 

钟原似乎也有点懵,他的眼神里有那么一丝慌乱, “对不起,我不是这个意思,我……”

事实胜于雄辩,我才不要听这个巧舌如簧的家伙解释。我扭头就走,一边走一边愤恨地说道:“再也无要理你了,呜呜……”(友情解释:再也不要理你了))

钟原捉住我的手腕,脸有点红,很着急的口吻,“你别生气,我下次不这样了

我恼怒地甩他的手,“你还想有下次?”

 

钟原低下头,攥着我手腕的手却没有放开。他垂着脑袋,闷闷地说道:“对不起,我真的不是故意的

 

我这个人吃软不吃硬,太容易心软。此时看到他一副乖乖认错的小学生的模样,我心中的怒火又莫名其妙地被浇灭了。好虽然他知道我不吃辣,但是并不知道我对辣椒如此敏感,刚才也许他只是恶作剧一下,并没有想到我能疼成这样。恩,其实貌似也没什么大不了的,当然他这个方式我还是难以接受,不过好像一开始就是我的不对,我不该在他的嘴里放辣椒籽,我这是自作孽不可活……

想到这里,我只好一边怪自己不争气,一边痛苦地仰天长叹:“钟原啊钟原,我上位子欠你多少啊……”(友情解释:上位子=上辈子)

 

钟原也学着我的样子叹了口气,“是我欠你的吧。”

 

我大大咧咧地躺在吊床上,还扭来扭去的。吊床就是比板凳舒服啊,这种地位可是我牺牲嘴巴换来的。

 

钟原此时坐在小板凳上,在我旁边。他正握着一个药瓶,低沉着声音说道:“躺好不要动。”声音难得的有点温柔,果然是知错就改的好孩子。

钟原右手握着药瓶,左手捏着棉签,用棉签沾了消肿的药,在我的嘴唇上轻轻地擦着。他的力道很轻,可是我还是疼得嘶嘶地直吸气。

 

不过疼痛之余,我又开始感叹钟原的行李箱之丰富了,连消肿药都有。

我正闭着眼睛哼哼着享受钟原的服务,突然一个声音说道:“你们在做什么?沐尔你怎么了?”

 

我睁开眼睛,看到张旭又提着一个篮子来了,那造型那神态,又让我很不厚道地想到了采蘑菇的小姑娘。

 

我们村里的习惯,白天的时候村民们的院子都是敞开着的,并不避讳有人突然进来。当然如果你有什么隐私的活动,可以在屋子里搞,如果一个人想进你的屋子,要先敲门,或者在院子里喊两嗓子。

所以此时张旭虽然来得有点突然,但也并不突兀,可是我心里总是觉得别扭。

 

我坐起来刚想说话,却听钟原回答他:“没什么,都怪我刚才不小心,咳咳……”他说着,还很不好意思地咳了两下。

他这一咳,我又想到刚才我们两个嘴对嘴的样子,脸顿时也烧了起来。钟原这个禽兽,毁我初吻!’

“我……我来给你们送些桃子,是我叔叔家园子里新摘的。”他说着,把竹篮放在了桌子上。

 

我看到他眼睛里闪着莫名其妙的光,脸上还有点红,估计他也想歪了吧。算了算了,他爱怎么想怎么想吧,我已经很无力了…

张旭把竹篮放下之后,钟原很有主人翁意识地问他:“你还有什么事吗?”7

“没、没有了。”张旭说完,急匆匆地走了。

张旭走后,钟原一边给我涂药,一边低声嘟囔着:“这家伙怎么还没死心呢。”

 

我眨巴着眼睛,答道:“估计是他哇勿死心,他哇让他送他就送。”(友情提

我直勾勾地盯着桃子,痛苦地说道:“可是,勿吃可惜了。”如果都被你吃了,更可惜

钟原提着篮子走到门口,招呼正在外面玩的小孩子,“宝柱,过来,这个给你吃,吃完把篮子送到张旭家去。

 

小宝柱高兴地接过篮子,说了句“谢谢原子哥”,就跑开了

我张着两片香肠嘴,怨念地看着小宝柱的背影。

钟原坐回小板凳,抬手揉了揉我的脑袋,“明天给你买。”

 

钟原勇于承认了错误,作为对我的补偿,这几天那吊床一直都是我在霸占着。其实我想说的是,它本来就是我的啊……

 

因此,一般我们在乘凉的时候,吊床归我,小板凳归钟原。他坐在小板凳上,有的时候会上上网,玩玩游戏什么的,而我躺在吊床上,当然不会再绣那劳什子的十字绣。没事干的时候,就容易犯困。

 

这天下午,我优哉游哉地在吊床上荡着,又一次迷迷糊糊地睡过去了。当然这不是重点,重点是我做了一个梦,我从来没有做过如此清晰的梦。

我梦到自己在吃村西头李家饭店里的李大厨做的水晶猪舌头。李大厨的水晶猪舌头做得像水晶猪皮冻一样滑,而且味道香浓可口,是我的至爱之一。

 

我正梦到自己在把一片水晶猪舌头放在嘴里辗转品味着,我做梦从来没有如此充实的感觉,就仿佛自己嘴里真的有一片滑溜溜的猪舌头。可是我的肺里又仿佛堵着一口气喘不过来,使我不得不醒过来。

 

我睁开眼睛,使劲呼吸了几下,顿时顺畅了许多。可是我总是觉得刚才吃猪舌头的感觉是那么真实,那种嘴里含着一片滑溜溜的东西来回翻动的触感,仿佛还残存着。我不由自主地伸手抚摸着自己的嘴唇,发现我的嘴唇还是湿漉漉的,呃,估计是刚才做梦做到兴奋处,自己舔的吧,好丢人>_<(

我小心地去看一旁的钟原,希望他不会发现我馋到做梦去舔嘴唇,可是我看到了什么?天哪!;

钟原正出神地削着一个桃子,不对不对这不是重点,重点是他把手都割破了而不自知,还一个劲地削着,手上流出来的血染红了桃子,那场面好暴力

 

我睁大眼睛不可置信地看着这个诡异的场景,一时忘记提醒他。只见此时钟原眼睛直勾勾的,两颊通红,显然很不可怜的桃子被他虐得惨不忍睹,当然同样惨不忍睹的还有他的手指……;

 

“钟原?钟原?”我不无担忧地叫他。

“恩?”钟原扭头看我,眼神有点慌乱。

我此时也顾不得他这个表情有多离奇,而是指着他的手,说道:“你的手割破了,不要紧吗?”

钟原低头一看,立即把水果刀和桃子放到一旁,眼神依然有点发直地盯着自己的手指,“没、没事。”

 

我进屋取来创口贴和紫药水,一边帮他处理伤口,一边说道:“钟原你中暑了?脸怎么这么红,自己割破手指都不知道。” .

钟原并没有正面回答我的问题,而是说道:“你睡着了?”声音有点飘渺。”

我嗯了一声,一边用卫生纸沾着清水帮他把伤口清理了一下,这伤口还挺深的,也不知道这家伙在想什么,竟然一点没感觉出疼来。

钟原又问道:“你……做梦了?”

我又嗯了一声,沾着紫药水,涂到他的伤口上

钟原的声音突然轻飘飘的像蚕丝一样,“梦到什么了?”/ j

“呃,”我有点不好意思,“梦到吃猪舌头。”

钟原突然把手抽回去,他沉着脸瞪着我,嘴角有点抽搐。

我被他这个突然转换的表情吓了一跳,“你怎么了?”

钟原不理我,站起身走开。

我跟上他,说道:“你怎么了,创口贴还没贴上呢。”

 

钟原头也不回,“死不了

我怒了,不知道自己哪里又做错了,“喂,你怎么回事

 

钟原却沉声回道:“别跟着我,我怕我会忍不住掐死你。”

 

我:“……”

 

我招谁惹谁了我!

 

出现一个杯具 …

钟原终于在暑假的最后半个月大发善心不再折磨我,飞回了上海,据说他爸妈都在国外,上海只有一个留守的爷爷。

我在剩下的半个月里也没闲着,而是回了学校,参加了学校今年的迎新。作为爱党爱国有为人民服务精神的年轻人,我当然不会像钟原那样自私自利享乐主义

 

迎新活动进行得很成功,学弟学妹们都很友好,唯一美中不足的是,我的性别总是被他们搞错。当一群女生围着我尖叫着“学长你好可爱”的时候,我实在是凌乱的很。

 

我的头发现在是五厘米左右,由于比较软,已经能够服服帖帖地搭下来了,而不是像以前一样,像个生长旺盛的仙人球。虽然美感增加了,却依然太短,碎碎的刘海,薄薄的鬓角,以及软软的短短的头发,我看着镜子中的自己,有的时候都恍惚有一种“这是男生”的错觉。更何况,最让我受不了的是,学校里统一发的迎新服装,是一个大大的很宽松的T恤,我穿上它,我那“最大A罩杯”的型号完全显示不出优势,有的时候还容易让人忽略>_<

 

几天下来,在被学弟学妹们叫“师兄”叫得麻木了之后,我竟然能够淡定地面对这一切了。当他们挥着手跟我说“师兄好帅”的时候,我通常会从容地笑着,跟他们说“谢谢”。

至于性别什么的,那都是浮云。

 

于是,当有人一口把我的性别喊正确之后,我顿时感动得几乎喜极而泣,苍天啊,可见着识货的了!

_ 那天我刚送一个学妹到宿舍,回来的时候感觉又累又热,于是刷了钟原的校园卡买了一盒凉冰冰的酸奶,美滋滋地吸着。

 

我路过一辆蓝色跑车的时候,感觉有点奇怪。不知道是谁这么有本事,竟然把车开到了教学区,我特想指着那个“此处禁止机动车辆通行”的牌子给他看看。

我这么想着,一不小心多看了那辆车两眼。就在这时,那跑车的车门突然打开,从车上走下来一个人。我一看到这个人,就感觉特别亲切

因为他的头发很短,紧紧贴着头皮的一层板寸头,让我突然想起了几个月前的我,顿时眼眶都有点湿润。

 

那人迈开长腿朝我走来,走到我面前,站定,友好地朝我笑了笑,说道:“请问这位师姐,新生报到处怎么走?”

 

我傻傻地看着他,没说话。

那人诧异,“师姐?师姐

“呃,”我吞了一下口水,疑惑地问道,“你是怎么一眼就认出我是女的呢

他愣了一下,随即笑呵呵地说道:“我有一双善于发现美女的眼睛。”

 

这句话让我很受用,于是我决定亲自带他去报到现场。

他转身从车上搬出来 一个旅行箱,拖着跟在我身旁。我还是有点奇怪,一边走一边问道:“你有本事把车开到这里,又怎么会不知道报到的地方在哪里?”

他皱了皱眉,答道:“我想甩掉车上那个家伙。”:

我不解,“车上的家伙

他解释:“司机。”

我又扭头看了看他的那辆跑车,刚才还真没发现上面还有一个人。

他在一旁说道:“我的车怎么样?”

我点头赞道:“不错。”

他笑道:“哪里不错?”

“呃,”我挠了挠头,“很大。”&

他:“……”

 

汗,我对这些从来都不了解的好不好

他惆怅地说道:“你很特别。”

 

我囧了囧,没话找话地说道:“你既然不喜欢你的司机,怎么还要带他来?”*

他眉头皱得更深,沉默了一下,答道:“我没有驾照。”*

呃,我瞬间就明白了,估计他还没有满十八岁。于是我十分善解人意地笑了笑,没有说话。

他却有点不满,急忙说道:“我还有一个月就可以拿了。”

我亲切地点了点头,“孩子,恭喜你。”

他更加地不满,“我不是孩子……话说,我叫苏言,请教芳名?”

“芳名”一词弄得我怪不好意思的,于是我十分矜持地答道:“我叫沐尔。”-

“沐尔?”他沉吟了一下,抬头盯着我看,“沐尔,你有男朋友吗?”

我差点被酸奶噎住,“咳咳,你……麻烦你叫我师姐。”

 

苏言:“沐尔。”

 

我:“叫师姐

苏言:“沐尔。”%

我:“……”

好吧,沐尔就沐尔吧,还有人叫我木头呢,我这人大度的很>_<

苏言见我默认了他的坚持,又重复了一遍他刚才的问题:“沐尔,你有男朋友吗?”

 

我无力,挠了挠头,答道:“别人都说有,其实没有。”

 

他似乎更无力,“什么意思?””

 

我反问他:“你又是什么意思?”哪有第一次见面就问别人有没有男朋友的,姐姐矜持的好不好

他直勾勾地看着我,一点都不含蓄地说道:“我想追你。”,

我差点没站稳,后退一步睁大眼睛看着他,“喂,咱俩认识多长时间?”

苏言看了看手表,“十分钟。”

汗之,才认识十分钟就要追我,我是应该感叹自己魅力大,还是应该哀叹自己遇上个疯子?

考虑到眼前的人是需要呵护的师弟,我这做师姐的也不好意思太欺负他,于是只好委婉地问道:“为什么?你为什么要追我?”

他很天真地看着我,“追女生需要为什么?”

我:“……

我算是看出来了,我们俩的思维似乎不在一个星系上,不,是他的思维不在太阳系上。我捏了捏额头,叹道:“同学你以前有没有追过女生啊?”

“没有。”他摇了摇头。

 

我释然,看来是个单纯的娃,也不能对人家要求太苛刻了。

 

这时,他又补充道:“一般都是别的女生追我。”

我:“……”

我又问道:“那你答应人家了没

他点点头,“长得好看的就答应。”

我再次无语,果然男生都是以貌取人的家伙,“那你以前有多少女朋友

他思考了好一会儿,为难地答道:“不知道,我没数过。”

我:“……”. 我抓了抓头发,暴躁地说道:“那你就别追我了,你就等着被无数美女追吧,小、帅、哥!”

他一点没被我的气势吓退,郑重地说道:“可是,我一见你,就想追你。”” 我:“……”

我压抑着喉咙中的一口血,语重心长地对这个另类得让人发指的师弟说道:“孩子啊,一般情况下,大家都是只有喜欢一个人的时候才去追她,明白?”

“我不是孩子,”他固执地摇摇头,又说道,“那么,我想追你,是不是就代表着我喜欢上你了?”!

我:“……”’

师弟你的思维太缜密了>_< 我现在真的有一种一走了之的冲动,这位小帅哥实在让我吐血,大爷我不伺候了!

他突然伸手来拉我的手,并且眼神真挚地看着我,说道:“沐尔,带我去报到,我不认识路

 

他这么一说我又觉得自己有点狭隘,人家师弟也许只是随便说说,我怎么能因为这个就把他抛弃了呢,这样也太罪恶了。想到这里,我挥去脑子里的不健康情绪,带着他直奔报到处……当然也不忘甩开他的手,开什么玩笑,师姐的便宜你也想占吗=

 

本来以为他报完到我的苦日子也算是到头了,没想到接下来他又缠着我陪他买这买那,甚至连袜子都不放过。中途他的司机来找他,他拉着我像反动派一样乱跑,一想到这里我就郁闷,你说他跑也就算了,我跟着起什么哄啊我……

 

晚上的时候,这位师弟感慨于我的奉献精神,请我吃了顿饭,因为饭太好吃了,我攒了半天的脾气也没有了,鄙视一下自己,怎么这么没有节操呢>_<

晚上他把我送到宿舍楼下的时候,对我说了一句话,我差点当场吐血。 他说:“沐尔,我对今天的约会很满意。”

我算是发现了,这师弟就是一大灰狼的灵魂穿越到小白兔身上的杯具。

 

补更遗漏的几章,就是 “初吻初吻”之前的几章:

木头醉酒 …

 

钟原此人的长相很具有欺骗性,加上他这个人又超级能勾搭人,因此没过一会儿,我们高中时候的女班长就坐在他旁边跟他聊起来了。他们俩一边说还一边不时地朝我的方向看,吓得我夹菜都不利索了。

果然,没过几分钟,女班长拉着钟原来到我们这桌,跟那几个老师说道:“这是沐尔的同学钟原,今天跟沐尔一起过来的。”

 

我默默地喝了口水,鬼才跟他一起过来的= =

 

钟原恭恭敬敬地欠身,乖巧地问好。事实证明,没有人会拒绝一个狗腿的。此时我们班主任老太太上上下下打量了一会儿钟原,竟然叫服务员添了把椅子在她旁边,拉钟原坐下。于是我这个“得意门生”被成功地挤到了一边。

我不满地低声问钟原:“你怎么来了?”

钟原低头笑,“无聊,来凑热闹

汗,你是来添乱的吧。我又问:“你是怎么来的?我在车上没看到你。”

 

钟原:“租了一辆车。”

 

我突然想起来了,我们来的时候,公交车后面一直跟着一辆红色的小面包车,我们的车停的时候它也跟着停,我们的车走的时候它就跟着走,当时我还跟张旭开玩笑,说这年头的公交车都发达了啊,还有一小面跟着保驾护航,没想到是钟原这厮搞鬼。

钟原你不当间谍真是可惜了>_<

 

我环顾了一下四周,发现大多数人的目光都在朝我们这个方向看,悲催的是,他们的眼神是何其的暧昧。.

 

也就是说,我和钟原又被别人误会成那啥了。关键是这种情况下我想解释一下也不行,大家既然心照不宣地什么也没说,我要是解释,那就是“此地无银三百两”了。而如果不解释,我又觉得别扭。

算了算了,反正误会我们的人已经很多了,不在乎再多这一个班的同学。

 

于是我豁达地吃菜。班主任来了兴致,拉着钟原问长问短问东问西,还说了一堆诸如“沐尔在学校多亏你照顾”之类的客气话,我一边吃东西一边腹诽着,照顾个毛,老娘天天被他压迫!

 

在同学聚会里,最不能缺少的项目就是喝酒,一般这种情况下我铁定是第一个醉的。

 

只能听到别人说话,但是不能思考。因此我跟别人聚餐的时候通常是不喝酒的。可是现在是同学聚会,大家一年才见那么一两次面,要是还一副贞洁烈妇誓死不屈的样子,就显得有点过了。何况就算不和同学喝,老师的酒总是要敬,不光要敬,还得“您随意我干了”……

 

我端着酒杯,看着一旁谈笑风生的钟原,顿时怒从心中起恶向胆边生,好吧,钟原你这是自己送上门来的,就不要怪我不见外了。于是我把酒杯递到钟原面前,

“你给我喝。”.

 

钟原也不含糊,接过酒杯一饮而尽,喝完之后他还挑眉看我,顺便伸出舌尖舔了舔唇上沾了的酒,他此时的眼神有点迷离,嘴唇因为湿润而透着光泽,那个样子怎么看怎么妖娆。.

 

我干咳了一声,小声问他:“要不,你帮我挡酒?”

钟原弯了弯唇角,笑道:“我为什么帮你挡酒?”

 

我咬了咬牙,心疼地说道:“免你两天的食宿费,怎么样?”

 

钟原却失笑道:“不怎么样,我有那么缺钱吗?”

我有点炸毛,“那你说怎么办?”/

钟原的侧过头去看着班主任的手机,“我喜欢那个

我握了握拳,痛心疾首地说道:“大哥你这是敲诈啊,她那手机很贵的……”

 

手机链,”钟原打断我,“她的手机链好像是个十字绣。”,

我仔细看了看班主任的手机链,确实是,钟原这厮的眼神还真不是盖的。于是我大方地拍了拍他的肩膀,“好了好了,回头我也给你绣一个。”.

钟原像个弱智儿童似的,“我要个大的。”

 

于是钟原开始负责帮我挡酒。

 

我敬完了几个老师的酒,已经飘/飘/欲/仙了,四肢软得像橡皮泥,只好趴在桌子上。耳边充斥着诸如“沐尔不能喝了,这一杯我代她”“哦,沐尔有提到过你,高中时多亏了你的照顾”之类的话,可惜现在我的大脑已经完全停工了,无法思考他们在说些什么。我现在就像一个没有主机的显示器,能听到他们的话,但是不能分析处理。

 

过了一会儿,有人把我从桌子上拎起来,然后我就靠在了一个有点软又有点硬的东西上,那东西还一起一伏的,我的肩膀被人揽着,有点紧。我抬起头,茫然地睁开看眼睛,看到的是一个下巴,很白,弧线很美。我的手不受控制地抬起来,摸着这个美丽的下巴。周围传来了一阵笑声,好像有人说,“沐尔都醉成这样了还能调戏人”,还有人说,“钟原你别光顾着傻笑,这一杯必须喝”……&

我听到一阵“咕嘟咕嘟”的液体滑进食道的声音,然后我的手被人拉下来,紧紧地攥着。

我趴在这个人的怀里睡了一会儿,后来被吵醒了。好像有人商量着去唱K,又好像有人在说不去。我迷迷糊糊地睁开眼睛,看到桌上摆着一杯酒,脑子里莫名其妙地涌起一股冲动,于是抓起那杯酒,仰头就喝。.

还没喝完,手上的酒忽然被人抢去,我不满,追着那只酒杯要抢回来,一边喊着“给我酒”。

然而没有人给我酒。我的身体突然离开了地面,有人抱着我,在我耳边说道:“木头,我们回去。”

 

2010-8-10 09:48 回复

58.54.53.*104楼

我不知道这句话是什么意思,我只想喝酒。

 

我被人抱着走了出去,离酒桌越来越远。我不甘心,一个劲地吵着,“放我下来,你放我下来我自己走,你们都欺负我,你们……”我说着说着眼泪就流了出来,于是我干脆大哭起来。

 

耳旁有人轻声地叹息了一下,然后我的脚就站在了地面上。我想回去喝酒,可是肩膀被人圈着,手臂被人拉着,完全失去了自由。我只好步履蹒跚地被人拖着走。

 

我看到路边有一个小姑娘,围着一个女人转,口里说着妈妈我要这个妈妈我要那个。于是我突然挣脱开身边的人,冲了过去,指着小姑娘大声说道:“你有妈妈你了不起啊你?啊?!”

小姑娘大声地哭了起来,然后我就被人拖进了一辆车。”

我趴在一个人的怀里,眼泪又流了下来,我说:“有妈妈就了不起了?我告诉你,我也有妈妈。我爸说了,我完全可以拿他当妈妈用!”

 

有人在轻轻拍打着我的后背,还低声说着什么。他的声音很温柔,像细细的泉水。

 

2010-8-10 09:49 回复

58.54.53.*105楼

我又说:“我这辈子的理想,就是让我爸过上好日子。我拖累了他将近二十年,他为我cao碎了心。我要出人头地,要让我们村所有人都羡慕他。我要让他知道,他捡了一支潜力股。妈的,老子明明是个潜力股,凭什么把我扔掉?你要是不想要我就别把我生出来啊……”!

 

2010-8-10 09:56 回复

58.54.53.*106楼

我在那个人的怀里蹭着,顺便把眼泪蹭到了他的衣服上,我哭哭啼啼地说道:“我一定要让我爸过得幸福,一定……”/

 

第二天一早醒来,我头疼的要死。想想昨天都发生了什么,我只记得钟原帮我挡酒了,脑子里杂七杂八地会闪过一些画面,可是很乱,连不成一条线。我甩甩头,干脆不去想了,反正不过是一群醉鬼在胡闹。

我从床上爬起来,准备穿衣服,昨天又把衣服脱得只剩下小裤裤了……等一下,不对劲

我看到我昨天穿的那些衣服,被整整齐齐地叠好放在了床边。

 

我睡觉脱掉的衣服从来不会叠的,只是随便甩到一边。而昨晚就算我喝醉了,也不会叠衣服,况且还是叠这么整齐。也就是说,如果没有灵异事件发生,那么一定有人进了我的房间,并且还帮我把衣服叠好放好,如果情况再糟糕一点的话,搞不好我的衣服都是他给我脱的>_<

那会是谁呢?除了我之外,家里就还有两个人,我爸绝对不会进我房间,那么钟原……

 

我的额头上开始往外冒汗。如果只是叠衣服也就算了,关键床上还有一个只穿着一条小内裤的我啊,苍天啊,我的清白啊……

我匆忙穿好衣服,大叫着冲出房间,“钟原,我有话要问你

 

2010-8-10 09:56 回复

58.54.53.*107楼

我被鄙视了 …

 

钟原正一个人在院子里慢吞吞地吃着早饭。

 

院子里有一棵巨大的梧桐树,此时花开正盛,一朵一朵淡紫色的小花密密地挤在一起,安静而热烈,像我们静静燃烧的青春。

 

梧桐树下支着一张小桌,有一个长得极具欺骗性的人在桌旁安安静静地吃着早餐。虽然我很了解钟原此人的气质并不适合“安静”“梧桐花”这些美好的词汇,不过我不得不承认,此时我面前的这个画面倒是挺美的……

 

于是我那集中冲向大脑里的血液顿时流回去了一大半。我慢慢地走上前,坐在钟原的对面。看着钟原那个淡定的样子,我倒不知道如何开口了,只好先说些没营养的话,“我爸呢?”

 

“出去遛弯了,”钟原把桌上那碟包子推到我面前,很有主人翁意识地说道,“洗手了没,不洗手不许吃。要吃粥的话自己去盛。”(

我翻了翻眼睛,这到底是你家还是我家。当然此时我也没心情跟他计较这些,于是我咬咬牙,郑重地说道:“钟原啊,昨天是你把我送回来的?”

钟原淡定地答道:“不然你以为是谁,‘张旭哥哥’吗?”他把“张旭哥哥”四个字咬得很重,听得我一阵暴躁。

我忍了忍,又问道:“那么,我房间的衣服……你给我叠的?”

钟原点头,眼皮都不抬一下,“是啊。”

我心里一紧,“那……”:

“你自己脱的,”钟原抬起头,面无表情地看着我,“除了助人为乐地帮你叠了叠衣服,我什么都没做。”

 

助、人、为、乐!我捏了捏拳头,压抑住心中的怒气,问出了我的最后一个问题:“你都看到了?”!

钟原勾了勾嘴角,笑得很奸诈,“看到什么?”

我幽怨地看着他,废话,还能看到什么>_<

 

钟原笑意更深,他挑眉说道:“该看的不该看的我都看到了,需不需要我对你负责?”-

 

我盯着他咬牙切齿,“你……流氓!”9

 

钟原却从容地说道:“真正耍流氓的是你,我刚把你扶进房间你就开始脱衣服,我想转身出去你却挂在我身上不下来,幸亏你当时喝醉了,要不然我真以为我遇到女流氓了。”

我低着头,脸开始发烧。苍天啊,这也太丢人了吧?

钟原又说道:“麻烦你以后别乱喝酒了,你这酒品真是百年不遇的差。幸亏我是个正人君子,要是遇到张旭李旭之流的,指不定你就耍流氓成功了。”

 

我被他说得羞愤交加,反驳道:“明明偷看别人的是你,为什么你却要在这里倒打一耙?”

 

“偷看?”钟原低声重复着这两个字,目光似有似无地扫过我的胸前,他不屑地笑了笑,说道,“我偷看你什么?我看你还不如看我自己,我自己好歹还有胸肌,你有什么?”

 

我:“……”

这下我彻底地悲愤了。(

 

我把自己关在房间里,在镜子面前照来照去。太可恶了,凭什么说我没有,我明明是A罩杯里最大的啊。钟原这厮绝对是故意的,故意鄙视我,故意让我自卑。

 

不行,我要报复!

我想来想去,也不知道怎么对付钟原。最后只好给一二四发短信求救。我编了条短信群发出去,短信内容是:“怎么样让一个男生自卑?”

不一会儿,四姑娘回复我:“问小二。”

我坐立不安地等了将近半个小时,小二这家伙终于慢吞吞地回复了我,她说:“嘲笑他的生/殖/器。”/

我:“……”

好吧,我决定了,就按小二说的办

 

2010-8-10 09:56 回复

58.54.53.*108楼

钟原的反攻 …

我坐在客厅里,一边吃着西瓜,一边思考,要如何嘲笑钟原的小弟弟。

 

说实话,除了小二看GV的时候我偶尔瞟过几眼,在现实中我还真的从来没见过一个成年男性的那啥,我也不知道要怎么样嘲笑。不过小二的GV里那些人的……都好丑。

BOOK: i_c29a4edadf0e5959
3.54Mb size Format: txt, pdf, ePub
ads

Other books

Tamed Galley Master by Lizzie Lynn Lee
Purple Heart by Patricia McCormick
Perfect Regret ( BOOK 2) by Walters, A. Meredith
Over The Rainbow by Meredith Badger
Officer Bad Boy by Shana James
Night World 1 by L.J. Smith
The Archer's Daughter by Melissa MacKinn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