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_c29a4edadf0e5959 (2 page)

BOOK: i_c29a4edadf0e5959
11.71Mb size Format: txt, pdf, ePub
ads

钟原:“我只是想请你帮个忙。”

我觉得有些莫名其妙:“帮什么忙?你怎么知道我会帮你?”

2 钟原微微一笑:“我会付给你酬劳。”

我有些心动,但随即狐疑地看着他:“那么……要做什么?”

钟原:“你只需要到学校西门对面的咖啡厅,对二号桌,十号桌,十五号桌和二十三号桌的人,分别说‘钟原今天不会来了,他永远也不会来’。”

我不明所以:“什么意思?”

 

钟原神秘兮兮地答道:“到时候你就知道了……价钱你开。”

 

我被一句“价钱你开”燃起了斗志,心里偷偷算计了一下自己这个月的生活费,然后咬了咬牙,小心问道:“三百怎么样?”如果他不愿意,我可以再降一些。

 

钟原眼睛都没眨一下,点头成交。

钟原:“我没带那么多现金。”

哼哼,我就知道有诈。我摇摇头,说道:“一定要先给钱

钟原为难地掏出钱包翻了翻,最终说道:“这样吧,我的饭卡让你免费用一个月。”他说着,大方地把饭卡递给了我。

我摇头没接:“你别蒙我,里面还有多少钱

钟原指了指不远处的刷卡机,说道:“你可以试试。”

我狐疑地拿着他的饭卡跑到刷卡机前试了试,然后我就泪流满面了。

 

娘的,他饭卡里的钱竟然比我银行卡里的钱还多

 

于是这笔买卖成交。我收好那张沉甸甸的饭卡,还是觉得有的地方比较诡异,便问道:“可是你为什么要找我做这件事情?”我把“我”字咬得很重。我和钟原貌似没什么交情啊,恩怨倒是有。”

钟原笑眯眯地答道:“正好遇到了你。”

 

这个人的逻辑太诡异了,实在让人摸不着头脑。不过反正一个月的免费刷到手了,我也懒得管其他的了。不就是四句话吗,这个世界上最简单的事情就是胡说八道了。

 

想到这里我释然了

……

 

西门对面的咖啡厅里挺漂亮的,不过里面东西太贵,我很少去。

 

我来到这间咖啡厅,东张西望了一会儿,二号桌那里果然有一个人,而且是个女生。她正百无聊赖地搅拌着咖啡,还时不时地看看手机。

 

我雄纠纠气昂昂地走过去,低头对那女生说道:“钟原不会来了,他永远也不会来。”

到完成任务,我赫然发现,这四个桌的人,都是女生,而且都是只有一个女生……

 

难道,难道钟原是要和她们约会?太强大了吧,一下子约四个?

 

如果这个假设成立,那么,他找我来,就是为了拒绝这些人?

 

继续顺着这个路线想,也就是说,钟原他自己扮白脸装好人,让我在这里扮红脸,跑来帮他拒绝别人?

 

这……钟原你也太坏了吧

座位上不愿离去的女生,她们此时齐刷刷地用愤怒而幽怨的眼神看着我,就仿佛怂恿钟原拒绝她们的那个混蛋是我。

原来,我自己刚才那么小小地转了一圈,瞬间就得罪了四朵美女,压力好大。

 

我觉得有必要跟她们解释一下,于是我站住咖啡厅的门口,对着那四朵美女,高声喊道:“不是我的意思,是钟原让我说的!”我说完这些,不敢再看她们,溜出了咖啡厅。

虽然被钟原算计着去干了一件得罪人的事,不过我还是比较开心的。毕竟一个月的免费早午晚餐,是更加有吸引力的。面子什么的,那都是浮云。

 

第二天中午,我揣着钟原的饭卡跃跃欲试的时候,手机突然响了,是一个陌生的号码

 

我接起电话:“喂?”

 

手机里传来一个熟悉的声音:“木头师妹?”

一句“木头师妹”成功唤起了我的警惕,我说道:“钟原?你想干嘛

钟原答道:“我想吃饭

我怒道:“怎么着,你想反悔?”

 

钟原:“我说让你用,又没说自己不用。要么在食堂等我,要么你打好饭送到我宿舍楼下,你自己选一个?”

我:“……”*

靠,不带这么欺负人的!

 

可是我又没有办法,当时钟原大大方方地把饭卡给我,谁又能料到他还有这么一招?他其实就是想逼着我主动把饭卡还给他是吧?这个小气鬼!

我偏不,我偏偏要当着他的面狠狠地吃他的钱

想到这里,我豪壮地握了握拳,答道:“我在二食堂,你过来吧。”

 

钟原:“正好,我也在二食堂。”

 

于是我挥洒着眼泪和一二四告别,含泪奔向了钟原= =

 

中午的时候我像个暴发户似的,点了两份菜,还买了份汤,反正是钟原埋单。中午这顿饭吃得我无比满足,如果钟原能再稍微表现出一点对于金钱的紧张感,那就完美了。

 

吃过午饭我揣好钟原的饭卡,然后去取车,钟原这家伙却跟着我。


我扭头瞪他:“不是说好了你的饭卡我来保管吗?我信不过你的人品。”

 

钟原面无表情地说道:“是,可是我的自行车被盗了

我:“然后呢?”*

钟原:“然后咱俩正好顺路。”

算了,忍了。我大方地打开车锁,招呼他过来。)

钟原不疾不徐地走到我身后,站定。1

我看他停在我身后,讶异地问道:“喂,你不会是……打算让我载你吧?”

 

钟原点头,用无比自然的口气说道:“别人的车我骑不惯。”

我擦汗:“你见过女生载男生吗?尤其我这么娇小,你这么庞大!”我说的是实话,虽然我一米六五的身高在女生之中算是中等,可是跟钟原一比,确实是娇小

钟原却笑眯眯地说道:“我很庞大?你应该庆幸我不是陆子键。”+

我怒:“要是陆子键,我背他都心甘情愿,可是你,不行!”

钟原却一屁股坐在我的车座上,厚着脸皮说道:“别磨蹭了,我知道你是很凶猛的。”

靠!

我跨上自行车,试着骑了两下,不行,钟原太重。又试了几下,还是不行。于是我沮丧地望着钟原,说道:“大哥我认栽还不行吗,可是你能不能先下来?”

 

钟原得意地扬了扬嘴角,从自行车上站起身。

我抓住机会,跨上自行车,拼命地蹬着,快快快,一定要甩掉这个家伙

可惜我刚加速起来,钟原就不失时机地坐在了后面,他还嚣张地笑道:“木头师妹,你在我面前耍花招,有成功过么?”

我一边费力地蹬着自行车,一边在心里默默地流泪。 我怕了你了还不成吗!

走了一小段距离,钟原的手臂突然从我的身后伸了过来。我吓了跳,问道:“你……你要干嘛?”

 

钟原没说话,身体却前倾,几乎贴到了我的后背上。我都能感受到他的胸膛散发的热量。我刚想说话,却发现面前一只手机背对着我,而举着手机的那一只手,赫然是钟原的。

此时,钟原含着笑意的声音从我身后传来。他说:“木头师妹,来,笑一个。”

 

我还没反应过来,却听到“卡擦”一声,钟原他成功钟原收回手,然后我就听到身后传来他状似很愉悦的笑声。他一边笑一边说道:“木头师妹,你这个表情真精彩。”

我恼羞成怒,却又无可奈何,只得在他的笑声中奋力地蹬着自行车……苍天啊,我怎么就这么命苦啊

钟原欣赏了一会儿我的表情,又伸过手臂来把手机屏幕放到我面前。当我看到自己那个比哭还难看的表情时,我彻底破功。

钟原,我要跟你同归于尽!

我脑子里突然闪过这个壮烈的想法,于是我闭上眼睛,双手一放,两腿一松,自行车失去控制,斜斜地倒了下去。

我直接摔进了路边的草坪里,倒不是很疼。当我睁眼想看看钟原的惨状时,却看到他完好无损地站在路边,不怀好意地低头看我。

我不敢相信:“你……” 钟原:“很遗憾,我反应比较快

我咬了咬牙,愤恨地说道:“钟原你是故意的钟原蹲下身,笑眯眯地看着我,说道:“是。”

 

我悲愤地握了握拳头,说道:“你在报复我!”

 

` 钟原特干脆地答道:“是

我有气无力地说道:“可是你已经报复过了……”就是因为你,我刚到手的奖金没了!

钟原扬起嘴角,笑得那叫一个奸诈。他说:“我觉得挺有意思,就想再报复你一次。”.

我躺在草地上,欲哭无泪

 

5路人甲路人乙

 

钟原把我的自行车扶起来,长腿一抬跨坐在车座上,然后他指了指车的后座,对我说道:“上来。”

 

我躺在草坪上对他怒目而视,就是不起来。

 

钟原却扬起嘴角,笑道:“难道你想让我把你抱上来?”

 

靠!

 

我利索地从草地上爬起来,拍了拍身上的土,然后坐在自行车上。周围的路人一个劲地朝我们这边看,看什么看!

 

钟原潇洒地一点脚尖,像骑着一头小绵羊一样,骑着我那辆除了铃铛不响哪都响的自行车,悠然朝宿舍楼驶去。

 

我郁闷地坐在车后座上,不自然地迎接着来自四面八方的各种各样的目光。

 

钟原一边轻松无比地骑着自行车,一边微微偏着头叫我:“木头师妹。”

 

我怒道:“不准叫我木头师妹!”

 

钟原:“那好吧,木头。”

 

我:“……”

 

钟原:“木头,我的车是真的被盗了。”

 

我听他这样说,心里别扭了一小下,随即重新换上凶神恶煞的表情,说道:“你是想跟我解释吗?”

 

钟原:“不是。我只是想说,在我买到新车之前,我大概需要一直借用你的车。”

 

我怒:“开玩笑,那我用什么?”

 

钟原:“反正我们一起吃饭,如果你不愿意载我的话,我载你。”

 

废话,我当然不愿意载你!可是我也不愿意被你载碍…

 

我刚想拒绝他,脑子里却突然闪过另外一个念头。于是我一本正经地说道:“好吧,不过,你得交使用费。”哇哈哈哈,我果然有商业头脑。

 

钟原这个冤大头马上就点头答应了,他随即说道:“这样吧,我的饭卡你可以在超市随便刷,直到我买到新的自行车。”

 

这年头的饭卡都是一卡全能,可以吃饭,可以在校园超市消费,可以进图书馆,可以……

 

于是钟原答应我可以在超市刷他的饭卡时,我竟然突然希望他不要那么快买到新车了,这真是个罪恶的想法>_<

 

不过我很快想到了另一个问题:“我拿着你的饭卡,那你去图书馆的时候怎么办?总不能总是借别人的吧?”这家伙毕竟是金主,我有必要表达一点点关心的意思。当然如果他说这样确实不方便,我也要誓死捍卫我对他饭卡的支配权。扭脸,我真是个虚伪的人>_<

 

钟原却满不在乎地回答:“没关系,我想去的时候就带上你。”

 

我:“……”

 

我按捺住心里那股抽打他的冲动,争辩道:“可是这样多不方便……”

 

钟原:“也对,那就把饭卡还给我吧。”

 

我:“不行!”

 

钟原却呵呵奸笑道:“其实我可以用你的卡。话说,你还真是根木头。”

 

我囧,这个方法我怎么没想到呢,自我检讨中……

 

钟原把我送到我们宿舍楼门口,然后一点不见外地骑着我的自行车离开了。我看着他的背影,咬牙怨念着,刚才也不知道是哪个家伙说的,骑不惯别人的车,这么破的车你都骑得惯!

 

我回到寝室,向一二四报告了今天的行踪,并且非常遗憾地告诉他们,三爷我一个月之内都不能陪她们一起吃饭了。

 

一二四各自低头忙着,一点没有奇怪的意思。

 

我有一种被无视的感觉,于是站在门口放声吼道:“喂,你们给点反应好不好!”

 

这时,那三个女人齐刷刷地抬起头,六道闪闪的目光射向我,我一时差点没顶住。

 

四姑娘古怪地上下打量了我一下,说道:“钟原他盯上你了。也不知道这算是你的不幸还是他的不幸。”

 

我被她说得有点发毛,结结巴巴地问道:“什……什么意思?”

 

这时,小二拍了拍桌子,痛心疾首地说道:“三木头你不能这样做,我家钟原是陆子键的,谁都不能抢,尤其是女人嗷……”

 

小二说得正尽兴,却被老大一巴掌扣到头上。老大抚摸着小二的秀发,款款地笑了笑,说道:“三木头啊,你和钟原不是一个量级的,趁早离他远点。”

 

老大一说这个,我就想到钟原对我做过的事情,于是我立马悲愤起来。老大我也知道我和他不是一个量级的,可是你不要说这么直接好不好>_<

 

等等,不对,她们三个这是在讨论什么,重点好像不是钟原吧……

 

为了把话题扭回正常轨道,我扯着嗓子哀号道:“我想说的是,我要离你们而去,你们就不打算表现出一丁点的舍不得吗……”

 

小二翻了翻眼睛,最先表达了她的鄙视:“算了,你还是跟着钟小受走吧……哪次吃饭不是你最慢?明明挺粗犷的一个人,就喜欢吃饭的时候装文静。”

 

“吃东西要细嚼慢咽,这是基本的常识吧……”我一边说着,一边瞄着老大和四姑娘,希望她们能支持我一下。

 

结果老大和四姑娘却赞赏地看着小二,就仿佛小二是她们的发言人。

 

XX的,我被这个世界遗弃了。

 

……

 

第二天一早,我在宿舍楼下遇到了钟原。他正坐在我的自行车上,一只腿撑在地上,脸上的表情似乎很是不耐烦。

 

我走上前,朝他讪讪地打了个招呼。

 

钟原却面无表情地说道:“下次七点钟准时出现在这里,不要让我等。”

 

我炸毛:“我凭什么听你的?”七点啊,七点的时候我刚睁开我那惺忪的睡眼好不好。

 

钟原眉毛微挑,送上一个招牌性的奸诈笑容。他缓缓地说:“随便你,你要是不来,我就把你车卖了,”顿了顿,他又说道,“反正你这车也就值一堆废铁钱,到时候我也用不着赔太多。”

 

靠!

 

虽然我很鄙视他这种行径,但是不得不承认,他这个威胁很具有说服力。就算他把我车卖了,也赔不了我几个钱,可是到时候我得花更多的钱重新买一辆……

 

钟原你还能再无耻一点吗>_<

 

想到这里,我灰溜溜地夹紧书包,耷拉着脑袋有气无力地坐在那本属于我的自行车的后座上。

 

我TM就是一出人间惨剧。

 

……

 

食堂里。钟原磕开一个鸡蛋,细细地剥着,一边剥一边问我:“木头,你是不是对我有什么意见?”

 

汗,有意见的是你好吧?我翻了翻眼睛,冷笑道:“没什么,只不过看不顺眼而已。”

 

钟原没有生气,而是说道:“其实我看你挺顺眼的。”

 

我惊讶地看着他,这家伙又鬼上身了?

 

钟原抬起眼睛面对着我,微微一笑,说道:“我一看到你那纠结的表情,就想让它更纠结一些。”

 

靠,钟原你丫就是一变态,变态中的极品,极品的变态!

 

……

 

这天,我和钟原正在食堂吃饭。我总觉得周围的人若有若无地在看我们,可是当我抬头去寻找那些目光时,又什么都没发现。诡异,太诡异了。

 

我把我的想法和钟原说,钟原却专心致志地吃着午餐,眼皮都不抬一下地说道:“木头,你已经过了那个到哪里都觉得别人是在看你的年纪了。”

 

我瞪了他一眼,没反驳。这时,钟原的身后突然有两个男生站起来快速走到我们这里,然后分别坐在钟原的两侧,还勾着他的肩膀,好像和他很熟络的样子。

 

我咬着筷子,诧异地盯着这两个人。

 

那两个男生对我友好地笑着,其中之一说道:“师妹好,我是路人甲,他是路人乙。”

 

我差点把筷子咬断,这都什么跟什么呀,还带路人甲乙丙的?

 

这时,一直沉默的钟原终于把目光从午餐上转移到身边的人身上。他抖开那两个人的手,面无表情地对我说道:“我室友,一个姓路,一个姓任。”

 

路人乙又补充了一句:“所以我们是路人组合。”

 

囧,钟原你室友比你还冷>_<

 

虽然比较怪异,但好歹是师兄,于是我朝他们笑呵呵地打了个招呼:“路师兄好,任师兄好。”

 

那俩人似乎很开心我这样叫他们。路人甲用一根筷子点着桌子,笑嘻嘻地说道:“师妹好乖呀。放心吧师妹,钟原要是敢欺负你,我给你做主!”

 

我感激地望着他,真……真的?

 

这时,路人乙却不失时机地揭发他:“做主?你还不是照样被他虐!”

 

路人甲敲了一下路人乙的头,不服气地说道:“我们那是互虐好不好!”

 

我默默地咬着米饭,心想这话要是被我家小二听到,那就精彩了……

 

虽然这个路人甲貌似不一定能为我做主,不过我还是挺欣慰的,至少我知道了,这个世界上被钟原蹂躏的人,并不止我一个……

 

6论坛八卦事件

 

我像只猴子一样被路人甲路人乙参观了半天,最后他们总结道:“不错,比照片上的好看。”

 

照片???

 

我愤怒地望着钟原:“你,把我照片给他们看了?”就是很挫很挫的那一张!

 

钟原无辜地盯着路人组合,说道:“你们从哪里看到的照片。”

 

路人甲:“最近有人把你们一起吃饭的照片传到学校论坛上了,那帖子很热碍…钟原你不会不知道吧?咦,沐尔师妹你也不知道吗

我摇摇头,看着同样一脸茫然的钟原,问道:“什么帖子?”

 

路人乙答道:“上网看看你就知道了,就在论坛首页飘着,都飘了好几天了。”他说着,拉了拉路人甲,“走了,师妹你们慢慢聊碍…钟原回头把你和师妹的独家照片给我看看,尺度太大的就不用了。”他说完,两人就鬼鬼祟祟地走了,一如他们鬼鬼祟祟地来

 

我的脸红了一红,瞪着钟原说道:“那个……不准把我照片给他们看

 

钟原嘴角微微扬起,笑道:“那得看你听话不听话。”

靠,于是钟原又多出一个威胁我的借口。

路人组合刚走,就有一个身影迅速飘了过来,坐在我的身旁。我侧头一看,竟然是我们环保社的副社长,一个大三的师姐,很彪悍的那种

一看到副社长大人,我那谄媚的笑容立即爬到了脸上:“玲玲师姐,好巧!”

玲玲师姐先是朝钟原甜甜地笑了笑,然后才扭过头来跟我说了声好。

 

接下来我倒不知道说什么好了。虽然我很景仰社长,可是真正和她面对面说话没几次,我们一点都不熟。*

 

玲玲师姐却十分熟络地摸了摸我的光头,夸了夸我的新发型。在我被她囧得没辙的时候,她终于带给了我一个好消息。这个好消息让我激动不已,连饭都没心思吃了。

 

她告诉我,我中奖了。

 

环保社最近在组织一场以体验自然亲近自然为主题的野外露营活动,我当时很想参加,可是参加的同学要交纳帐篷租用费和伙食费等各项费用,那时候我手头紧,于是只好望而却步。后来环保社为了扩大宣传,在全校范围内举行了一次抽奖活动,只要报名,就有机会免费参加这次露营。虽然名额很少,不过我还是抱着一线希望报名了。因为希望太渺茫,所以我激动了两天,也就把这件事给忘了。没想到的是,今天,这个好消息却突然砸到了我的头上,我顿时感觉幸福得有些眩晕

玲玲师姐拍着我的肩膀,笑道:“恭喜你呀沐尔,从今天开始要参加我们的集训哦,露营是要有体力保障的。”

我两眼冒星星地看着她,拼命地点着头。

玲玲师姐风情万种地朝钟原笑道:“钟原啊,我们这里还有一个免费名额,你要不要来?”

我拽了拽玲玲师姐的手臂,不可置信的看着她。免费名额不是抽奖抽到的吗,师姐你脑子秀逗了?

 

这时,钟原礼貌地对玲玲师姐笑了笑,说道:“谢谢,不用了。”

 

我悄悄松了口气,看不到钟原的身影,是一件多么美妙的事情,我开始对这次露营更加期待了

钟原却突然问道:“木头,你不希望我去,对不对?”

我此时还处在钟原拒绝玲玲师姐的惊喜中,一时没反应过来,不自觉地点了点头答道:“当然。”

钟原扬起嘴角笑了笑,说道:“那我还是去吧。”,

 

我:“……”

玲玲师姐抱了抱我,兴奋地说道:“师妹你干的好 放开我,我不是你师妹

……

我一回到宿舍,就打开电脑登上学校的论坛。话说我现在用的这款笔记本电脑还是母校高中奖励的呢,虽然偶尔会呈现假死状态,但基本上对我算是忠心

论坛首页果然有一个点击率很高的贴子飘扬着,那帖子的题目赫然是:这是钟原的女友么?这是钟原的女友么?这是钟原的女友么???

 

我心里顿时升起一种不祥的感觉,哆哆嗦嗦地点进去看。

 

照片是偷拍的,技术不怎么样,有点模糊。拍摄的主要人物是我和钟原,场景很多,有食堂,宿舍楼下,还有在路上骑自行车的时候。楼主没怎么啰嗦,只是自称跟踪了我们好几天,这就是成果,然后放上来给大家看看,问这有没有可能是钟原的女友。

 

这楼主虽然有点八卦,但好歹还算淡定,可是看了下面的回复,我就有些哭笑不得了。

 

网友A: LZ你别搞笑了,这是女生么?这是女生么?这是女生么?

网友B:好华丽的一颗光头,闪瞎了我的狗眼!

网友C:钟原原来是重口味哈,果然牛人的眼光都比较另类。.

 

网友D:靠靠靠,好好一朵仙草插在狗粪上,愤怒出贴

 

网友E:她不是钟原的女友,我才是我才是我才是

网友F:说实话,如果安上头发,也是挺水灵一娃

 

网友G:钟原啊,男人何苦为难自己……

 

接下来的留言就比较雷同了,大部分都是重复以上几个网友的声音,嘲笑我的光头,说我配不上钟原云云。我越看越愤怒,开什么国际玩笑,钟原?那个小白脸加鬼上身而且又渣又阴险的家伙?这种人我怎么可能接受,我的偶像是陆子键好不好!

 

再往下看,还有人就“这女的到底漂不漂亮”来了一场大辩论,双方的理由五花八门眼花缭乱,我看得头晕,不过看到有人说我漂亮,我还是很欣慰的,毕竟咱顶着这么个发型,能被人接受就已经很不错了。

 

再往后我就看得脊背发凉了,这群疯狂的人,她们竟然把我人肉了……

 

虽然人肉是个技术活,不过一个B大的人要人肉一个B大的人,其实并不难。那些人的效率还真是高,这帖子贴出的第二天,就有人来上我的具体资料了,XX的,他们连我不吃辣的事情都知道了>_<

我越看越气氛,招呼一二四过来围观,顺便找点安慰。谁知一二四跑过来瞄了一眼我的电脑屏幕,就“切”了一声各自散去。

老大算厚道的,她温和地拍了拍我的肩膀,笑道:“木头你现在才知道啊,果然是木头。”

 

我沮丧道:“你也知道的,我又不怎么上论坛……可是既然你们都知道,为什么不告诉我?”

 

四姑娘这时候答道:“你知道了也没用,徒增烦恼。”%

我悲愤地一巴掌拍到桌子上:“可是我现在还是知道了,怎么办!”:

四姑娘:“澄清或者无视,还能怎么办。”

 

四姑娘你真是有见地,从来都不说废话。

 

我拄着下巴,开始思考澄清或者无视这个问题。:

如果这个帖子的男主角是陆子键,我一定不澄清;如果那帮人不说我难看,我也不会澄清;如果他们没有说我配不上钟原,我还是不会澄清……

 

综上,我还是澄清好了= =

考虑到我和钟原的知名度和影响力,这件事情还是要他来做比较好

 

我捏着手机,犹豫了半天,终于拨通了钟原的号码,然后费尽力气把整个事件的始末解释清楚,接着又强调了如果不把事情说清楚将会带来怎样的危害。最后,我严肃地说道:“一定要澄清,要义正言辞地澄清!”

 

钟原很干脆地就答应了,那一瞬间我甚至对他的人品有了新的看法

钟原这个人的办事效率果然快,没过一会儿,我就看到了一个ID为“我是钟原”的人发的帖子。

帖子的内容很简单:我是钟原,我和沐尔不是男女朋友的关系,特此澄清。另外,就算你们想八卦,也要等那个女生长出头发来再八吧?

 

我看了这个帖子,气得直发抖。当即给钟原发了个短信:你这是变相地嘲笑我

没一会儿,钟原回复:是。-

我:去死吧,受!

 

钟原:最后一个字,别让我看到第二次,否则我不保证会做出什么。*

这是威胁,赤/裸/裸的威胁呀……这个受!

 

严肃的同居问题

 

这次环保社的露营定在五一假期,接下来的半个月我们每天晚上九点钟都要准时出现在操场上进行集训。因为要爬山,这是很需要体力的一件事情,而参加露营的大多数人都是业余中的业余,所以必须要提前训练,虽然不能改变体格,至少能让我们适应一下高强度的体力消耗。

集训的内容大部分就是长跑,偶尔会有跳台阶。我的体力也就算个正常人,不上不下的,这次集训对我来说虽然不至于要了亲命,但也很辛苦。当然对于某些非人类,那就另当别论了,就别如钟原。这厮连续跑半个小时,就像散步一样轻松,我真怀疑他其实是个机器人。:

 

集训的时候钟原并没有太多时间欺负我,因为他总是被几个女生围着,尤其是跑步的时候。后来他索性撒开腿跑快点,那几个女生就只能远远地望着他叹气了。这个时候我就会特别有成就感,看吧,原来跑得慢的人不止我一个……’

有的时候钟原经过我身边,会倒着跑,和我面对面,然后他就举着手机笑眯眯地说:“木头,笑一个。”

我这时候已经满头大汗,呼哧呼哧地喘着气,连骂人的力气都没有了,还笑?

于是钟原就会不失时机地抓拍我最挫的一面……你说这个人的心理有多阴暗* S, ……

 

出发的前一天我们没有集训,而是坐在一起开了个小会,强调一些露营中应该注意的问题。最后,玲玲师姐宣布了一件事情,确切地说,是一个不大不小的麻烦。’ N

 

参加此次露营的人有三个分队,分别去不同的地方。我、钟原、玲玲师姐都是同属于第三分队。第三分队里的二十个人里,有七个女生和十三个男生,关键就在于这两个数字。人家一队二队的人,男女生人数都刚好是双数,而三队里的都是单数……而我们租的帐篷,全是双人帐篷,并且三队刚好只租了十个帐篷……!

也就是说,如果按两个人一顶帐篷来分配,那么必然有一个男生和一个女生共用一顶帐篷

玲玲师姐说,她一直在跟出租帐篷的俱乐部协商来着,但是五一期间帐篷实在是太不好租了……言外之意就是,咱三队只有这么多,你们看着办吧。

我听到这里,积极地举手发言:“玲玲师姐,我们可以三个人挤一顶吧?”

 

玲玲师姐摇头:“三个人挤一顶太辛苦大家了,况且白天那么累,如果晚上再不能睡个好觉,那第二天会走不动的

 

这时,坐在我身旁的钟原悄悄地用只有我们两个人能听得懂的声音对我说道:“没有那么夸张的,如果是你这样的女生的话,三个人挤一顶双人帐篷没太大问题。”

我奇怪地看了他一眼,低声问道:“那你怎么不和玲玲师姐说

钟原扫了一眼玲玲师姐的方向,说道:“你没看出来?她是故意的。”

 

我诧异地望了钟原一眼,中伤师姐,小心我告发你!

钟原见我不信,又说道:“不然她为什么现在才说?就算有别的办法也来不及了

果然,这时候一个大一的男生说道:“玲玲师姐,我家里还有个单人帐篷

玲玲师姐遗憾地说道:“哎呀,你怎么不早说,现在回去拿估计来不及了,我们明天早上很早就要出发的。”

我半信半疑地看着钟原,问道:“那她要干嘛?”* 钟原摇摇头:“不知道。”

 

这时候,大家已经开始热烈地讨论要谁和谁共用一顶帐篷了。我发现这些人好像都挺愿意男女合用的,难道这是我的幻觉吗……

 

最后,玲玲师姐出了个主意,要全体女生投票表决,哪一个男生来和女生共用帐篷。注意,女生表决的是男生,囧。

 

令我震惊的是,当玲玲师姐念出钟原的名字的时候,三队里除我之外的那六个女生,齐刷刷地举起了手,那些大一的女生表情还有些羞赧,而玲玲师姐,则是两眼冒光地盯着钟原,就仿佛饿久了的人在盯一盘食物……”

 

汗,我好像有一些理解玲玲师姐为什么要这么做了……钟原他就是个祸害!

玲玲师姐问我:“沐尔你选谁?”

虽然理解了玲玲师姐,可是我还是觉得这件事情有些诡异,于是说道:“那个……玲玲师姐啊,我还是觉得,其实我们三个女生挤在一起,也……”

“不行!”玲玲师姐义正言辞地拒绝了我的提议,她现在的情绪似乎很亢奋,我只好乖乖地装小绵羊。

BOOK: i_c29a4edadf0e5959
11.71Mb size Format: txt, pdf, ePub
ads

Other books

A Country Gentleman by Ann Barker
Shadow Tree by Jake Halpern
Fear My Mortality by Everly Frost
No Pit So Deep: The Cody Musket Story by James Nathaniel Miller II
Playing For Keeps by Kathryn Shay
Fat Cat Takes the Cake by Janet Cantrell
This Ordinary Life by Jennifer Walkup
Resurrection by Anita Cox
Codex by Lev Grossma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