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_c29a4edadf0e5959 (3 page)

BOOK: i_c29a4edadf0e5959
9.59Mb size Format: txt, pdf, ePub
ads

这时,玲玲师姐又说道:“反正现在钟原已经有六票了,沐尔你投给谁都无所谓了。”

钟原突然问道:“被选中的人可以拒绝吗?”

玲玲师姐狡猾地笑道:“不可以。”

钟原:“好吧,那被选中的人可以自己挑选,呃,同伴吗?”

玲玲师姐犹豫了一下,答道:“可以吧……”

 

事情发展到这里,连那些矜持的大一女生,也开始不淡定了。眼睛直勾勾地望着钟原这个祸害。当然,我是一如既往的淡定,虽然我还是觉得其实三个人共用一个帐篷没什么不好吧>_<

 

钟原的目光在几个女生之间游荡了一下,最终看着我,笑眯眯地说道:“我选她,沐尔。”他刚说完,在场的男生都用暧昧的目光看我,而女生,那眼神里多少有点愤恨,看得我心惊肉跳。;

 

我当机立断地说道:“我不同意!玲玲师姐,我还是觉得三个人

玲玲师姐打断我:“钟原,沐尔不同意,你需要重新选一次。”

钟原颇无奈地看着玲玲师姐,说道:“我也不知道选谁,其实我比较希望选一个大一的师妹。”他话一说完,那几个大一的女生更激动了。

我瞪了钟原一眼,干嘛要把我拉进这件事情来!明明玲玲师姐期待你很久了……”

`

玲玲师姐一听说钟原想选大一的,立即从包里翻出一个小盒子,说道:“好吧,我们来抽签。这盒子里有七个纸条,其中只有一张上面打着对勾,其他的都是空白,我们谁抽到打对勾的那张纸条,就,”玲玲师姐说到这里更加激动,她吞了一下口水,继续说道,“就和钟原共用一个帐篷。””

 

我擦汗,玲玲师姐你果然是早有预谋的……

“为了公平起见,你们先抽,最后一个留给我。”玲玲师姐说着,捧着盒子挨个放到女生面前,大家都从盒子里抓了几下,抓出一张折叠的小纸条。

当玲玲姐把盒子举到我面前时,我瞟了一眼钟原那张让人做噩梦的脸,摇摇头说道:“我还是算了吧

 

玲玲师姐刚想收回盒子,这时候钟原却不合时宜地说:“沐尔你这样做会让玲玲师姐很为难的,万一剩下的那个签刚好就是有对勾的呢。反正不过是七分之一的概率,还轮不到你头上。”

 

我瞪了他一眼,顺手在盒子里抽出一张纸条。

我刚想展开纸条,钟原却说道:“我帮你看。”他一边说着,一边抢过我手里的纸条,展开,然后飞快地从兜里掏出一支很小的笔,在上面划了一个对勾。

 

我在一旁看得目瞪口呆,钟原你是疯了还是傻了?

 

这时候大家都在看自己手中的纸条,钟原的动作又很隐蔽而且非常快,所以那些女生,包括玲玲师姐,都没有看到他的这一恶劣行径。我还没回过神来,就见钟原把那只笔往我手里一塞,然后举着纸条说道:“好吧,我被沐尔抽中了。”

 

我急了:“不是,我……”

l

“我不是这个意思。”我看向玲玲师姐,想和她解释。可是我看到她的脸色很诡异,除了失望之外,好像还有一丝丝的慌张。呃

可是钟原在作弊啊……:

钟原突然压低声音对我说道:“那支笔在你手里,你试试和大家说钟原作弊,看有几个人相信。”

 

我低头看看手中那支只有五公分长的笔,顿时傻眼。要命的是,当我抬头时,发现玲玲师姐好像也在盯着我手中的笔看,可想而知她是有多么的愤怒了……

 

但是,为什么到现在都没有人站出来揭发我们这个签是假的?那六个人之中应该还有一个人抽到打对勾的签了吧?可是为什么没有人拿着真正的签来反驳我呢?刚才

我有些摸不着头脑哦,傻兮兮地问道:“你们……你们的纸条都是空白的?谁的还有对勾?”

然后我就几乎能听到玲玲师姐咬牙的声音了

散会之后,我问钟原:“抽签到底是怎么回事

钟原答道:“你还没看出来?玲玲师姐的签作假,她所有的纸条都是空白的,只有这样她才能有百分之百的把握保证别人抽到的是空白签。””

我:“可是她自己的呢?她自己也空白啊。”

钟原:“当其他六个人都发现自己是空白的时候,自然认定了玲玲师姐的不是空白。”

擦汗,明白了。玲玲师姐好阴险啊,竟然用这样的方法作假,枉我还那么忠心地追随她,原来她也会做这么不厚道的事情

 

可是我还有一件事情不明白:“那你是怎么知道的?”

钟原轻蔑地看了我一眼,答道:“因为我不是木头。”

我:“……”

 

好吧,就算你比我聪明那么一点点,可是你嚣张个p呀!

 

我又问道:“那你为什么不愿意和玲玲师姐合用一个帐篷?”

钟原:“我怕她非礼我。”

` 我擦擦汗,说道:“我还怕你非礼我呢!”

钟原瞟了我一眼,十分不屑地说道:“你想得美

我:“……”

 

调戏是个技术活

我们二十个人跋涉了很久,终于在太阳落山之前到达了半山腰上的一个比较平坦的地方,这里将是我们的安营扎寨之处。

 

休整了一会儿,队长就分发了帐篷和防潮垫以及睡袋,并且给我们演示了一下扎帐篷的方法。我和钟原扎好帐篷,把东西扔进去,然后还坐在帐篷门口合了个影留作纪念。说实话,我对于和一个男生特别是我不怎么喜欢的男生共用一个帐篷,还是有点怨念的,好在到时候大家都钻进自己的睡袋里,秋毫无犯。现在大家集体活动,我也不能太无理取闹。

 

扎完帐篷,大家围在一起做晚饭。

 

虽然这里是已经开发过的森林公园,但除了接近山脚下的地方有一些卖水以及食物的地方,其他依然是一副荒无人烟的样子。我们的食物和炊具都要靠自己的人力背上来,由于要背的东西太多,因此食物炊具什么的也基本上都比较简单。炊具的话,只有几个煤气炉和煮锅,拒绝烧烤用具。而且在山里,防火是第一要注意的事项,因此我们对那几个煤气炉看得非常严格。餐具每个人自备,不作统一管理。至于食物,只带了一些能煮的肉,鱼丸虾丸,蔬菜,豆制品,以及大量的面条,还有一些调料……这些虽然简单,不过在这个前不着村后不着店的荒山野岭里,倒是很算丰盛了。

 

我端着饭盒,口水兮兮地蹲在煮锅的旁边,从翻腾的汤水里捞出些羊肉和几片蔬菜,然后跑到一边小心地浇上调料,最后……谄笑着把这些东西捧给了钟原……

 

周围顿时传来了鄙夷的哼声。

钟原却毫不客气地接过来,尝了一口,点头说道:“还不错

看着他那副资本家的嘴脸,我真想抢过他手里的饭盒然后扣到他头上……可是我要忍,为了我的佳能宝贝,我忍!

 

除了面条,其他要煮的东西都属于稀有资源,是定量分配的,也就是说,如果钟原吃掉我那份,我就没的吃了。

 

我正寻思着要怎么样既不惹钟原生气又能捍卫自己的羊肉,这时候,玲玲师姐竟然把自己的那份肉递给了钟原,说道:“钟原我不喜欢吃肉,这些给你

我欣喜地偷偷看他们,玲玲师姐你干的好!

然而,钟原却没有接玲玲师姐的饭盒,他对她特温和地笑了笑,回答:“不用了,我吃沐尔那份就好。”-

 

听听,听听,这叫什么话!明明他是剥削者是掠夺者,为毛他说这些话的时候还能这么中气十足?果然人的脸皮是需要修炼的,果然我的脸皮虽然厚,可是跟钟原一比,那厚度连他的零头都不如!

 

我悲愤地扭脸,捞肉,加调料,然后不等钟原说话,就立刻大口地吃掉。可惜由于太着急,我被烫得直瞪眼,眼泪都快下来了。我含着肉呼哧呼哧喘气,舍不得吐出来,可是又不敢咽下去。

我这副丢人的样子很快被钟原捕捉到,他还算有良心,立即倒了杯水给我,然后笑眯眯地看着我,说道:“就为几块肉,你不至于吧?”

 

我喝了一大口水,非常有效地降了温,并且一不小心把那团肉像吞药丸一样地吞了下去。可是我不愿意领钟原的情,说来说去我这个样子还不是他害的,而且他现在的表情实在是有点不怀好意,就差在脑门上贴上“幸灾乐祸”四个大字了。

 

此时钟原半躺在防潮垫上,很惬意的样子。他像个大爷似的吩咐我:“木头,去,捞肉 我悲愤地瞪了他一眼,然后就乖乖地去捞肉了

 

吃过晚饭,大家围在一起做游戏。刚开始的时候玩“摸人”的游戏。游戏规则就是,把一个人的眼睛蒙上,大家都站着不动,让他or她摸,要叫出对方的名字才算摸出来。然后被摸出来的那个人继续蒙着眼睛进行下一轮。如果在一定时间内没有摸出来,蒙眼睛的人就要受到惩罚。当然如果被摸的人发出声音导致露出马脚什么的,两个人就要一块罚。文艺委员专门准备了个大大的盒子,里面装着各种各样的惩罚方法,让人看了就胆寒……也不知道文艺委员是从哪里搜刮来的这个游戏,我个人看来这简直太不公平了,要知道,我虽然这时候我已经长出一点点头发来了,可是依然是全队里最短的……

果然不出我所料,我顶着个半光不光的头,在第一轮里就中招

 

很有自我牺牲精神的队长大人自愿第一个被蒙上眼睛。然后他在原地转了几个圈,大概晕得差不多了,就直奔我来。我不能动,不能说话,就这么傻乎乎地被他鬼一样轻轻摸着。他摸到我的光头时,咧嘴笑了笑,非常和蔼地拍了拍我的头顶,这才说道:“沐尔吧

我囧了囧,摘下他脸上的黑布,蒙在自己眼睛上,跑到中间转了几个圈,然后停下来,随便选了个方向走下去

 

很快我就撞到一个人,那人被我撞到之后,稳如泰山地站在原地一动不动。因为怕对方是女生而一不小心袭胸,所以我摸索着找到他/她的手臂,然后顺着手臂往上摸。这个人的手臂比我的粗,而且很硬,本队没这么雄壮的女生,那么应该是个男生。我又摸到他的肩膀,他的肩膀好像有我的头那么高,那么他本人应该有178公分到187公分这么高,我思索了一下同行的十三个男生里有几个人的身高符合,好像……有五个?这样一来,我已经排除掉14个人了。

然后我顺着他的肩膀往上摸,在脖子上逗留了一下,有喉结,恩,再次确认是男生。而且这个人挺有意思,他的喉结好像还会动。)

 

接下来顺着脖子往上,摸到下巴,没什么特别。顺着脖子往后,摸到耳垂。我记得队伍里有个男生是打着耳钉的……这个人没有耳钉,又排除掉一个。然后回来接着摸脸。他的脸有点硬,不像我的脸软软的还有婴儿肥,不过他皮肤貌似不错,没痘痘。我想了一下剩下的四个可疑人员里没有痘痘的,好,又排除掉两个。

 

现在嫌疑人只有两个了,分别是钟原和一个大二的学长,姑且称之为A学长。那两个人的发型差不多,用摸的应该是分辨不出来吧。我又回忆了一下钟原和A学长五官上的区别,可是脑子里很模糊,怎么也想不出来。怪只怪我这个人没有仔细观察别人脸的习惯。我一边努力在大脑深处挖掘着,一边不经意地触摸着他的五官。眉毛?恩,很浓。眼睛?眼睫毛好长,刷得我手指肚都有些痒痒的。鼻子?很挺。嘴唇?……嘴唇!

我突然发现,对方此时的嘴唇是微微向上勾着的,一个不怀好意的笑容顿时浮现在我的脑海里,如果我没猜错的话,这个人应该是……

我刚想说话,这时,一个熟悉的声音我面前响起,他略有些吃力地说:“木头,你摸够了没有?”

然而我还是慢了一步,因为钟原先我一步说话,所以大家认定了是因为钟原作弊我才猜到他是谁的。我委屈地和大家辩解,可惜没人信。

文艺委员举着惩罚盒子,坏笑着逼我们抽一个。我看了看钟原,他完全没有动手的意思。好吧,我来。

我硬着头皮从盒子里抽出一张纸条,展开。纸条上非常人性化地写了两个方法,被惩罚者可以任选其中之一。

 

第一条是跳舞,这个必须pass。而第二个,是……三十度角调戏,被调戏者必须是男生。这……神马意思???

 

“调戏”两个字已经让人很惊悚了,更何况被调戏的还要是男生。可是问题是,这个“三十度”又是什么意思?我不解地问文艺委员。

 

文艺委员非常热心地给我做了解答。原来这个主意是模仿了某部电影里的动作,在那部电影里,某男向前倾着身子抬起某女的下巴,这个动作很搞笑,剧中那个男人前

 

我擦汗,要调戏钟原?还要抬他的下巴?这个动作也太有挑战性了吧……况且还要非常有技术地前倾三十度?还让不让人活了!

我捏着纸条,为难地皱着眉头,在文艺委员的催促下,我只好怨恨地瞪了一眼钟原:“都是因为你!”

钟原无辜地看着我,面无表情:“这是你自己抽的。”

我被他噎掉,恼羞成怒地团了团那张万恶的纸条,随即凶狠道:“你过来!”过来给我调戏!

钟原很配合地走到我面前,还非常体贴地微微弯了一下腰,抬起下巴送到我面前。

这时,文艺委员非常敬业地纠正他:“这样不行,你要配合沐尔,后仰三十度。”

 

我幸灾乐祸地看着钟原,身体微微前倾,抬起手去挑他的下巴。

 

钟原稍微后仰着,似笑非笑地看着我。”

我的手指抖了一下,不过依然托在他的下巴上。

 

这时,周围的人开始起哄,另外一个摄影委员则抓紧一切时机拍照。*

“不行,角度不够!”

“沐尔你要前倾,对,还要前倾!”

“钟原后仰,不然沐尔就趴到你怀里了。”

“别和哥装羞涩。”

“表情,注意表情!沐尔你不用这么纠结吧?”.

“钟原你被调戏了还这么开心?”

 

我在他们的起哄声中很不自在,偷眼看钟原,这家伙竟然没事人一样的怡然自得,嘴角始终挂着笑意。我怒从心中起,干脆使劲向前倾一下,打算来个瞬间三十度然后回撤。然而钟原不配合我,我前倾的过程中一个不小心撞到他,他本来后仰着就不稳,被我一撞,直直地向后摔去。

 

要命的是,他竟然拉着我和他一起摔下去。临死还拉个陪葬的,你说这人阴险不阴险

于是我们两个就这样华丽丽地摔到在地上

钟原这厮双臂展开贴在地面上躺着,一副非常无辜的样子。他眨着眼睛,扬起嘴角笑眯眯地说道:“木头,你好热情。”

 

我的梦中情人

X山在B市的郊区,海拔一千多米。这样的山在职业登山队看来那简直就算不上一盘菜,可是对于我们这些学生,那是相当的宏伟啊宏伟!*

 

我一大早就从床上爬起来了,因为早晨六点钟就要集合。我草草地洗漱了一下,背着昨晚就整理好的登山包就出发了。这登山包还是问四姑娘借的呢,里面的空间很大,放了很多的水,还有一些要换的衣服,因为据说现在山里面的夜晚依然很冷。除此之外还有小刀、哨子等野外必备的小东西,至于食物和装备等物品,都是由组织分配,有专门的男生负责背的,女生只要拿好自己的东西就行

为路途比较遥远,如果乘公交车的话太曲折而且浪费时间,因此社团专门

 

因租了大巴。我来的时候还早,车里没几个人。我找了个靠窗的位置坐下,然后掏出一块面包来啃。现在这么早,食堂根本还没开门,所以大家从昨天晚上就准备好早餐了。

 

快到六点的时候,钟原他们几个男生背着全队的装备和食物来了。他们背上的包那叫一个巨大,看得人叹为观止。

 

这些男生把东西放进车下面的行李厢里,便上了车。钟原手里提着一个塑料袋,在几个女生的注目礼下若无其事地坐在我身旁的座位上。我往一旁挪了一下身体,继续啃自己的面包。虽然我看钟原不顺眼,而钟原对我也不可能产生兴趣,可是看那些女生的眼神,我还是感觉压力很大

钟原把手中的塑料袋打开,里面是他的早餐,有面包,牛奶,鸡蛋,香肠,牛肉干

 

我一边直勾勾地盯着他的那些五花八门的早餐,一边咬着自己的干巴巴的面包悲愤地感叹,这什么世道啊……

钟原拿出一盒牛奶递给我,说道:“一起吃?”

 

我犹豫了一下,摇摇头。天上不会掉馅饼,这家伙铁定没安好心。/

 

钟原却突然拿过我手中的面包,塞回包装袋里团了两下扔到一旁,然后把他的那堆早餐放在我的腿上,笑道:“随便你。”他说着,不再管我,拿起一个卤蛋打开了包装。

 

我低头看腿上那堆充满诱/惑的早餐,然后我就惊奇地发现,那些面包牛奶鸡蛋香肠牛肉干,都是双份的……

 

于是我不再客气,抱起一根香肠撕开包装啃了起来。我一边吃一边感动地对钟原说道:“钟原啊,其实你也没那么坏。”

钟原挑了挑眉毛,笑眯眯地看着我,问道:“我很坏?”他虽然是在笑,可是我却莫名其妙地感觉脊背上一股寒气袭来。

 

于是我心虚地嘿嘿傻笑起来。

 

钟原却狡猾地笑道:“一点吃的就把你卖了,真没意思。”

 

我叼着香肠,瞬间悲愤得说不出话来。

 

吃完早餐的时候,大巴已经在行驶了。我们的车程大概有三四个小时,刚开始的时候我还能打起精神来听他们说笑话,不过到后来,眼皮越来越沉。我不想睡觉,因为不舒服。车的靠座很直而且高过我的头,靠起来睡觉的时候,头会左右摆动,想要不倒下,就必须保持清醒。刚开始的时候我差一点睡着,就是因为司机的一个急刹车,我的头撞到了车玻璃上,疼醒了。

 

我被疼醒的时候钟原还嘲笑我。此时他正靠在座位上听音乐,白色的普通耳机线,搭在他的胸前,和他的黑T恤形成很鲜明的对比,却一点也不冲突。

早晨的阳光透过车窗,淡淡地洒在他的身上。我眯着眼睛看他那状似迷离的双眼,还有他在阳光下微微勾起的唇角,心中竟然呈现出一种错觉:其实钟原也蛮好看的……

我想我是真的被车窗磕傻了,很严重。,

 

我靠在座位上继续闭目养神,想睡而又不能睡的那种痛苦感,最终被我那绵延的困意征服。我困得几乎没了神志,歪歪地朝一边倒去。脑子中残存的最后一丝理智告诉我我在做什么,可是我已经无法控制了,周公他老人家的杀伤力,太强大了。

我的头触到了一个物体,有点硬,但还不至于硌疼我,而且那个物体貌似很坚固的样子。我下意识地调整了一下身体,换了一个更加舒服的姿势靠着它。(

朦胧之中有一只什么东西被塞到了我的一只耳朵里,然后就是一阵陌生但很舒缓的音乐飘到了我的耳中。我仿佛置身于一片洁白色的羽毛之中,柔软而舒适

接下来我就彻底没了意识,深深地睡去。

 

大巴在X山的山脚下停下来。我们下车之后,整顿了一下,然后准备出发。在出发之前,我被派发了两个相机,负责给大家照相。

 

我像陈摄影师一样疯狂地迷恋着摄影,只是由于经济落后,至今没有一台属于自己的相机,连手机都不支持照相功能。这次活动我申请了做三队的摄影委员,和另外几个人pk了半天,才最终用技术征服队员们,成为了三队两个摄影委员之一(你就得瑟吧=

 

这次活动纪律很严格,不准队员私自照相。作为一个有权利照相的摄影委员,我感觉自己的职责光荣而又神圣(接着得瑟=

 

因为不能充电,所以我们多预备了几个相机,每个摄影委员派发了两个。我得到的是一个索尼的火红色普通相机,而另外一个,赫然是一只EOS5DMarkII……

 

当我看到那只时,我的眼睛都直了,当机立断地翻看了半天,在排除了“这个相机是山寨”的这一可能性之后,我不禁仰天长叹,苍天啊,我一直以为这款相机我也只能在做梦的时候摸摸了,没想到现在……幸福来得太突然了,我都快要喜极而泣了……”

 

也不知道这相机是从哪个财大气粗的社团那里借来的,我突然很想知道到底是哪个社团这么有爱。

 

我紧紧地抱着这只光像素就两千多万的单反相机,激动地问玲玲师姐:“玲玲师姐,这个是从哪里借到的

玲玲师姐十分仇视地瞪了我一眼,气鼓鼓地说道:“这不就是钟原的,你是真不知道还是装不知道

 

我愣了一下,随即在玲玲师姐鄙视的眼神中跑到钟原身边,举着相机问道:“这……你的’

我谄媚地嘿嘿笑了笑,没说话。虽然我很鄙视钟原这个人,不过不得不承认,他在某些时候还是挺有眼光的,当然想要买EOS5DMarkII,光有眼光是不能够的,最重要的还是要有经济实力。我记得有一次陪四姑娘去数码商城,当时我盯着这款相机的各种参数和产品说明,两眼直冒星星,然而当我看到它的标价时,我又泪流满面。

 

这款相机当时的标价是,人民币19900元。是的你没有看错我也没有说错,这个相机的价格是个五位数,将近两万元,可恶的是,当时那帮人还自称这是特价!

 

于是你可以想象,当我把这只宝贝真真切切的捧在怀里,那是一种怎么样的满足感!、

这时,钟原看着我接近痴呆的表情,淡淡地笑道:“木头,你如果表现好的话,以后相机可以借你用。”

我两眼放光地点点头,又有些疑惑:“可是怎么样才算表现好?”

钟原煞有介事地思考了一会儿,一本正经地说道:“这个问题要你自己来思考,我只负责评价

靠,这不就等于没说!我被他这句话气得不轻,可是又很无奈。这时,钟原又笑眯眯地补充说道:“反正就是想办法让我心情好点,至少不能气我。”

 

好吧,我好像有一点懂了……大不了讨好他一下下,为了我的宝贝,咱忍!/

 

X山是个已经开发过的国家级森林公园,如果在这里爬山,正常的路线下都有修好的台阶,不过考虑到山路的艰难,有些地方的台阶修得实在是有些另类

X山主峰的海拔是一千五百多米。我们这次行军的计划是,今天先翻几个山头,到达主峰的半山腰,第二天再继续爬,一直到主峰,然后沿另外一条路返回山脚。

 

刚开始爬的时候,我们的精神很饱满,也没觉出有多累,翻了一个小山包,然后在一处歇脚处吃了午饭。午饭很简单,只有馒头咸菜腐乳,每个人发一小根香肠。我惦记着我的宝贝,所以狠了狠心,把自己的香肠让给钟原吃,这家伙一点都不客气,笑眯眯地把我的香肠吃了个一干二净。

 

吃过午饭接着行军。接下来的事情就有些无聊了,无非是一级一级的山路。山坡上生长着一丛丛叫不上名字来的紫色花朵,开得很繁华,在漫山的绿色之中尤显得热烈而超然。山林之中传来各种各样的鸟叫声,有些很细很愉悦,就像欢快的待字闺中的少女,有些又很深沉,仿佛参头生死的老和尚。山路下还会时不时地出现一两条水流很细的小溪,有些甚至已经干涸,因为现在雨季还没到来。

 

爬山是个体力活。虽然这里的景色很美丽,可是当我们累得满头大汗连呼吸都不均匀的时候,又哪里来的闲情逸致欣赏这里的美景。

可恶的是我还是个摄影委员,要跑前跑后地给大家照相。

 

更可恶的是,当我气喘吁吁地停下来大口呼气时,我那挫样总是被钟原及时抓拍到,他还举着手机对我说:“木头,你这个样子真像一只小狗。”我当时悲愤的啊,真想夺过他的手机扔在地上狠命地踩……当然,也只是想想

 

最可恶的是,对于如此邪恶的一个人,我还得费尽心思地去讨好,他出太多汗的时候我得谄笑着纸巾伺候,他口渴的时候我得特狗腿地把水奉上,他说“木头你走太慢了”的时候我就得赶紧屁颠屁颠地跟上……

我TM就是一出人间惨剧。

 

我的梦中情人

X山在B市的郊区,海拔一千多米。这样的山在职业登山队看来那简直就算不上一盘菜,可是对于我们这些学生,那是相当的宏伟啊宏伟!*

 

我一大早就从床上爬起来了,因为早晨六点钟就要集合。我草草地洗漱了一下,背着昨晚就整理好的登山包就出发了。这登山包还是问四姑娘借的呢,里面的空间很大,放了很多的水,还有一些要换的衣服,因为据说现在山里面的夜晚依然很冷。除此之外还有小刀、哨子等野外必备的小东西,至于食物和装备等物品,都是由组织分配,有专门的男生负责背的,女生只要拿好自己的东西就行

为路途比较遥远,如果乘公交车的话太曲折而且浪费时间,因此社团专门

 

因租了大巴。我来的时候还早,车里没几个人。我找了个靠窗的位置坐下,然后掏出一块面包来啃。现在这么早,食堂根本还没开门,所以大家从昨天晚上就准备好早餐了。

 

快到六点的时候,钟原他们几个男生背着全队的装备和食物来了。他们背上的包那叫一个巨大,看得人叹为观止。

 

这些男生把东西放进车下面的行李厢里,便上了车。钟原手里提着一个塑料袋,在几个女生的注目礼下若无其事地坐在我身旁的座位上。我往一旁挪了一下身体,继续啃自己的面包。虽然我看钟原不顺眼,而钟原对我也不可能产生兴趣,可是看那些女生的眼神,我还是感觉压力很大

钟原把手中的塑料袋打开,里面是他的早餐,有面包,牛奶,鸡蛋,香肠,牛肉干

 

我一边直勾勾地盯着他的那些五花八门的早餐,一边咬着自己的干巴巴的面包悲愤地感叹,这什么世道啊……

钟原拿出一盒牛奶递给我,说道:“一起吃?”

 

我犹豫了一下,摇摇头。天上不会掉馅饼,这家伙铁定没安好心。/

 

钟原却突然拿过我手中的面包,塞回包装袋里团了两下扔到一旁,然后把他的那堆早餐放在我的腿上,笑道:“随便你。”他说着,不再管我,拿起一个卤蛋打开了包装。

 

我低头看腿上那堆充满诱/惑的早餐,然后我就惊奇地发现,那些面包牛奶鸡蛋香肠牛肉干,都是双份的……

 

于是我不再客气,抱起一根香肠撕开包装啃了起来。我一边吃一边感动地对钟原说道:“钟原啊,其实你也没那么坏。”

钟原挑了挑眉毛,笑眯眯地看着我,问道:“我很坏?”他虽然是在笑,可是我却莫名其妙地感觉脊背上一股寒气袭来。

 

于是我心虚地嘿嘿傻笑起来。

 

钟原却狡猾地笑道:“一点吃的就把你卖了,真没意思。”

 

我叼着香肠,瞬间悲愤得说不出话来。

 

吃完早餐的时候,大巴已经在行驶了。我们的车程大概有三四个小时,刚开始的时候我还能打起精神来听他们说笑话,不过到后来,眼皮越来越沉。我不想睡觉,因为不舒服。车的靠座很直而且高过我的头,靠起来睡觉的时候,头会左右摆动,想要不倒下,就必须保持清醒。刚开始的时候我差一点睡着,就是因为司机的一个急刹车,我的头撞到了车玻璃上,疼醒了。

 

我被疼醒的时候钟原还嘲笑我。此时他正靠在座位上听音乐,白色的普通耳机线,搭在他的胸前,和他的黑T恤形成很鲜明的对比,却一点也不冲突。

早晨的阳光透过车窗,淡淡地洒在他的身上。我眯着眼睛看他那状似迷离的双眼,还有他在阳光下微微勾起的唇角,心中竟然呈现出一种错觉:其实钟原也蛮好看的……

我想我是真的被车窗磕傻了,很严重。,

 

我靠在座位上继续闭目养神,想睡而又不能睡的那种痛苦感,最终被我那绵延的困意征服。我困得几乎没了神志,歪歪地朝一边倒去。脑子中残存的最后一丝理智告诉我我在做什么,可是我已经无法控制了,周公他老人家的杀伤力,太强大了。

我的头触到了一个物体,有点硬,但还不至于硌疼我,而且那个物体貌似很坚固的样子。我下意识地调整了一下身体,换了一个更加舒服的姿势靠着它。(

朦胧之中有一只什么东西被塞到了我的一只耳朵里,然后就是一阵陌生但很舒缓的音乐飘到了我的耳中。我仿佛置身于一片洁白色的羽毛之中,柔软而舒适

接下来我就彻底没了意识,深深地睡去。

 

大巴在X山的山脚下停下来。我们下车之后,整顿了一下,然后准备出发。在出发之前,我被派发了两个相机,负责给大家照相。

 

我像陈摄影师一样疯狂地迷恋着摄影,只是由于经济落后,至今没有一台属于自己的相机,连手机都不支持照相功能。这次活动我申请了做三队的摄影委员,和另外几个人pk了半天,才最终用技术征服队员们,成为了三队两个摄影委员之一(你就得瑟吧=

 

这次活动纪律很严格,不准队员私自照相。作为一个有权利照相的摄影委员,我感觉自己的职责光荣而又神圣(接着得瑟=

 

因为不能充电,所以我们多预备了几个相机,每个摄影委员派发了两个。我得到的是一个索尼的火红色普通相机,而另外一个,赫然是一只EOS5DMarkII……

 

当我看到那只时,我的眼睛都直了,当机立断地翻看了半天,在排除了“这个相机是山寨”的这一可能性之后,我不禁仰天长叹,苍天啊,我一直以为这款相机我也只能在做梦的时候摸摸了,没想到现在……幸福来得太突然了,我都快要喜极而泣了……”

 

也不知道这相机是从哪个财大气粗的社团那里借来的,我突然很想知道到底是哪个社团这么有爱。

 

我紧紧地抱着这只光像素就两千多万的单反相机,激动地问玲玲师姐:“玲玲师姐,这个是从哪里借到的

玲玲师姐十分仇视地瞪了我一眼,气鼓鼓地说道:“这不就是钟原的,你是真不知道还是装不知道

 

我愣了一下,随即在玲玲师姐鄙视的眼神中跑到钟原身边,举着相机问道:“这……你的’

我谄媚地嘿嘿笑了笑,没说话。虽然我很鄙视钟原这个人,不过不得不承认,他在某些时候还是挺有眼光的,当然想要买EOS5DMarkII,光有眼光是不能够的,最重要的还是要有经济实力。我记得有一次陪四姑娘去数码商城,当时我盯着这款相机的各种参数和产品说明,两眼直冒星星,然而当我看到它的标价时,我又泪流满面。

 

这款相机当时的标价是,人民币19900元。是的你没有看错我也没有说错,这个相机的价格是个五位数,将近两万元,可恶的是,当时那帮人还自称这是特价!

 

于是你可以想象,当我把这只宝贝真真切切的捧在怀里,那是一种怎么样的满足感!、

这时,钟原看着我接近痴呆的表情,淡淡地笑道:“木头,你如果表现好的话,以后相机可以借你用。”

我两眼放光地点点头,又有些疑惑:“可是怎么样才算表现好?”

钟原煞有介事地思考了一会儿,一本正经地说道:“这个问题要你自己来思考,我只负责评价

靠,这不就等于没说!我被他这句话气得不轻,可是又很无奈。这时,钟原又笑眯眯地补充说道:“反正就是想办法让我心情好点,至少不能气我。”

 

好吧,我好像有一点懂了……大不了讨好他一下下,为了我的宝贝,咱忍!/

 

X山是个已经开发过的国家级森林公园,如果在这里爬山,正常的路线下都有修好的台阶,不过考虑到山路的艰难,有些地方的台阶修得实在是有些另类

X山主峰的海拔是一千五百多米。我们这次行军的计划是,今天先翻几个山头,到达主峰的半山腰,第二天再继续爬,一直到主峰,然后沿另外一条路返回山脚。

 

刚开始爬的时候,我们的精神很饱满,也没觉出有多累,翻了一个小山包,然后在一处歇脚处吃了午饭。午饭很简单,只有馒头咸菜腐乳,每个人发一小根香肠。我惦记着我的宝贝,所以狠了狠心,把自己的香肠让给钟原吃,这家伙一点都不客气,笑眯眯地把我的香肠吃了个一干二净。

 

吃过午饭接着行军。接下来的事情就有些无聊了,无非是一级一级的山路。山坡上生长着一丛丛叫不上名字来的紫色花朵,开得很繁华,在漫山的绿色之中尤显得热烈而超然。山林之中传来各种各样的鸟叫声,有些很细很愉悦,就像欢快的待字闺中的少女,有些又很深沉,仿佛参头生死的老和尚。山路下还会时不时地出现一两条水流很细的小溪,有些甚至已经干涸,因为现在雨季还没到来。

BOOK: i_c29a4edadf0e5959
9.59Mb size Format: txt, pdf, ePub
ads

Other books

In Her Shoes by Jennifer Weiner
Need Me by Cynthia Eden
The Manhattan Puzzle by Laurence O'Bryan
Lilies That Fester by Janis Harrison
Cursed by Love by Jacie Floyd
Mr. Monk Gets Even by Lee Goldberg
Dearest Vicky, Darling Fritz by John Van der Kiste
Dead Man's Switch by Sigmund Brouwer
Milosz by Cordelia Strube